晋宁当日天气:15℃~17℃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丽江记忆(组章)        

                               汤云明

                   

    四方古城

 

在我看来,四方古城就是一座迷宫或者说一个八卦阵,进去容易出来却难,城里大小道路互相交织缠绕,四通八达,游人却经常会在里面迷乱了方向。据说,古代滇西经常发生战乱,这样设计就是为了在战乱年代让敌人有进无出。

这座建于宋元时期的城池,四面环山,依山而建,距今已经有800多的历史。在明清兴盛的时候,实现了瓦房栉比、市井稠攘、家家流水、户户垂杨的繁荣景象,一街一景美不胜收,都可以入诗入画。现在的古城,因商业和旅游业的兴起,基本上都是重新建盖的新房子,只是仍然保持仿古的样子。原来城里的居民也大多数搬迁到了古城外,建起新房子,从事酒店、旅游、运输等行业,而在古城里开客栈、商店、酒吧的大多是外地人了。还有来自天南地北的音乐人,增添着酒吧或夜城的激情与喧嚣。丽江是艳遇之都,当然,这只是那些时尚年轻人的玩法,像我这样的中年人,能够按部就班的过日子就不错了。

那晚,我也在这个世界文化遗产面前有些不知所措,找不到出来的路子。在明灭的夜光里,大雨、小雨连环中,我一错再错,明明是要想出城,却好几次绕回了同一个地方,本来住在城南的人,却鬼使神差的从北门出来了。一打听,这里离我的住处有好几公里,并且已经是深夜,没有了公交车。

北门口卖东西的妇女告诉我说如果从城外绕路太远了,建议我还是再回城去,花半个多小时穿城而过就可以到南门了。最后,只能是又回到城里,一见到岔路就问古城里开店人,一连问了十几人,才逃出了古城的深邃。让人好笑的是,在古城里,到处问路的人不止我一个。

在丽江,一个泸沽湖摩梭人女儿国早已经让人们向往无限,一部央视播出的《木府风云》更是让丽江、四方古城名声大振。一个木氏土司家族,在古城站稳脚跟几百年。一个木府,让古城有了心脏。一条四方街,让古城有了脊梁骨。家家户户门前流水、小河以及纵横交错的巷道,构成了古城的血脉。一个神秘纳西古国的大门,就这样敞开在世人面前。

也许是为了旅游业的发展,倍受世人关注以后,这个使用象形文字的古老民族,一下子全部以普通话交流。卖菜的大妈、开店的老板、普通市民、公交司机、景区的小贩……统统都讲普通话,虽然和各地口音混在一起,不是很标准,但基本人人都能听得懂。这与他们没有改变的服饰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相反,我这个讲普通话有些生硬的人,用云南方言和他们交流却有些困难,非要逼着我讲普通话。

东巴文化是纳西族的传统文化,他们相信万物都有神灵,东巴教是多神教,因而他们崇敬自然。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叫天天答应,叫地地回声。相传,“署”和人类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掌管自然农耕和畜牧,因人类不断破坏自然环境、污染水源、捕杀野生动物,导致了署对人类的报复。在一系列灾荒、疾病、山洪、地震等惩罚后,人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通过祭署仪式来求得署的宽容、谅解和祝福。

拉市海

拉市海不是海,其实,她只是一个不到十平方公里的浅水湖,最深处也只有几米。只因高原没有海,云南人太向往大海了,才把她想像成海的样子,取了海的名字。

我来拉市海正是夏季,一派绿意盎然的景色。我们乘坐小木船入海赏景。只见整个拉市海的浅水区被红、黄、绿、蓝等不同颜色的旗子围成一个个大圈,问了船夫才知道,整个拉市海有几十个这样的圈子,是由海边各个寨子成立的合作社进行管理,各个合作社经营自己的地盘。

拉市海海水虽然不深,但很清澈。小鱼儿随处可见,高原浅水湖里特有的棱角草也很多。船夫说再过一两个月,到了中秋时节,棱角成熟就可以采摘了。以前,我所在的昆明晋宁也有这种植物,小时候还吃过一些棱角,非常鲜美可口,随着环境的变化,大多数坝塘被人工利用了,这些年基本上没有了。

纳西族称女子叫胖金妹,她们是这里的主人,在这个以胖为美,以黑为贵,女娶男嫁的地方,是妇女的天下,男人的天堂。以前,纳西族姑娘长到十三、四岁就可以谈恋爱、结婚生子了,要是哪家的姑娘到了十七、八岁还没有结婚,母亲就会在姑娘的头发上用彩色丝线和头发一起编一些彩色的辫子,以告诉人们,这家的姑娘已经长成待嫁娶,有意的人赶快来提亲。而在嫁娶的时候,女方家要根据情况给男方家几头牦牛或几只马匹,以作为聘礼或是对男方家劳动力的补偿。听说就连胖金哥也有点象家里的客人,经常是常年在外赶马帮,一年在家的时间不多。对于远道而来的我,更只能是走马观花的匆匆过客了。

拉市海以湿地出名,以众多候鸟栖息而有魅力。由于上个世纪修建了水坝,拉市海由曾经的季节湖变成了保持一定水位的高原湖泊,如镜的湖面倒映着玉龙雪山,湖边水草肥美,鱼儿成群,几十种越冬水鸟安然栖息,翱翔于蓝天白云之间,构成高原湿地特有的人文气息。

茶马古道

   步履蹒跚,驮铃声声,山间铃响马帮又来、茶香再起。背茶人背负沉甸甸的生活,牛马驮子驮起东西南北的厚重。为了祈祷平安,赶马人在茶马古道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风铃。

普洱有嘉木,云南出好茶。这一片片清新脱俗的树叶,一块块厚实的茶饼、茶砖,就这样,在风里雨里、太阳月光下,把沧桑生活的原汁原味,溢满千年古石道、万年澜沧江、金沙江。

茶马古道南起云南的西双版纳、思茅,经过大理、丽江、迪庆到达拉萨,以今天的公路计算也有近3000公里,若以古驿道计,则会更长些。仅从丽江到拉萨就有80多个马驿站,马帮由于背负重担,路上还要有些必要的修整和休息,以及受天气因素的影响,平均一天只能走20公里,往往是一个单边要走上3个多月。还有一些背茶人完全用背篓和脚力完成这几千公里的路程,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

东方饮品文化的清醇与厚道,就这样跨越横断山水险阻,翻越玉龙雪山、哈巴雪山的纠缠,走四方,通八方,入西藏、进中亚,漂洋过海到欧洲大地。

在曾经的茶马古道上,一匹老马就这样驮着我,沿着悠悠古道,走近东巴圣地,感悟东巴文化、祈福平安与幸福。他们把用东巴文化方式翻版后的十二属相也竖立在山路边,上面写满只可意会,不好言说的象形文字。

   马锅头是马帮的头领,一般掌管马帮的补给、粮草和协调工作,用今天的话来说是个很荣耀的职务,因为古时候茶马古道上经常强盗出没,马锅头多数都是身强力壮,得过强盗的人。到了近代,马帮还配备了枪支作为防身护物之用。为客人拉马的纳西小哥,统称为胖金哥,叫他马夫就很不乐意,要是称呼他为马锅头,他就会很开心。

小马锅头为我牵着马,走过草园、湿地、苹果园、纳西寨子、古水车、山间瀑布、原始森林、望海坡、殉情谷、七仙湖、千年古树、马帮驿站……回来已经是饥肠辘辘,十五元一份的马帮饭,不敢说好吃么,但肯定能填饱肚子。

虎跳峡

每当与外省朋友谈起长江,我就会说,要看长江的宽广胸怀、母亲情怀,在长江的中下游就可以。如果想看到长江的情意绵绵、柔情似水,就去看长江的源头沱沱河。而如果想看到长江的气势磅礴、震撼人心,那就必须到长江的上游,最好去虎跳峡。

从三股水千水寨景区出来,过金沙江大桥,就进入了香格里拉地界,我们今天要去的虎跳峡就在香格里拉境内。虎跳峡是由金沙江穿过玉龙雪山、哈巴雪山大峡谷形成的奇观。连绵二十多公里的峡谷,最窄处仅在二十多米宽,江水落差几百米,从江底到山顶海拔高差近四千米,这样的地形,构成了虎跳峡长江第一大峡谷雄、奇、险、峻的景观。车子在山腰悬崖上开行,公路几乎与上千米高的峡谷垂直,让胆子小的人不敢直视。又正值雨季,公路上还有好几处塌方,好在是从公路上方塌下来,经过清理就可以通行了,要是在公路路基处塌方,那就没办法了。

顺着景区栈道从山腰走下谷底,江水在这里本来就有很大的落差,又遇到江中心虎跳石的阻挡,愤怒的金沙江咆哮着激起了涛天巨浪,红色的水花、水雾溅起数米高。近看又似沸腾的血液在天空下燃烧。那块老虎过江时中转的石头的背面时隐时现,我能想像出石头上那些江水涤荡不尽的抓印,蔚为壮观。涛声在整个山谷回响,如千军万马过鬼门关。

我在想,那只为了生活和爱情奔波于玉龙雪山与哈巴雪山的老虎,肯定没有想到,它这一跳,成就了一个东方大峡谷的不朽和威名。老虎过江的故事虽然只是个传说,但对于最窄处只的二十余米的江水,中间又有块巨石做为中转,要是在干旱少水的季节,老虎分两次跳到对岸或者落在浅水区域,是完全有可能的。

   在万马奔腾的关隘自由行走,横跨惊涛骇浪如溪流、沟壑。是大峡谷太狭窄,还是老虎太威猛,我真不敢想像,一但失手,就会被激流和岩石撕扯成碎片。

   迷离夜色中我好像又看见,一只饿老虎站在金沙江边,目光死死盯着江中巨石上,惊涛风雨涤荡不尽的抓印,曲下身子,跃跃欲试。

金沙江

我在上海、南京见到过浩浩荡荡、一眼看不到对岸的长江,也曾经在攀枝花亲历过金沙江与其支流雅砻江和安宁河“三江汇流”的壮美景观,相比之下,我更想去看看长江上游水拍金沙、一泻千、气吞山河的雄姿。

最早感受到长江的伟大,是从上世纪80年代中央电视台播出的大型纪录片《话说长江》以及它脍炙人口的主题歌《长江之歌》,后来,又先后读了《长江旅行记》和《壮丽的长江三峡》两本书。尽管我的家附近就有金沙江的支流螳螂川,它是滇池的出水河流,水量不大,它与千里金沙江和万里长江相比,气势上不知要逊色多少倍。

趁着暑假,带着妻子、女儿到丽江旅游,最想做的事就是去会晤想念已久的金沙江了。我们从四方古城出发,车过拉市海,围绕着玉龙雪山上坡、下坡,一个小时后,终于在石鼓镇见到了心目中的金沙江。这里以万里长江第一而著称于世。还是我们的藏族导游扎西说得好,要不是有玉龙雪山的阻挡,金沙江由北往南流淌转身向东流淌,她就有可能和澜沧江和怒江一样,流到了国外,而不会成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更不可能造福近半个中国的文明。

在石鼓,地势较为开阔,江水也较平缓,金沙江少了几分气势,却多了一份温柔。金沙江名不虚传,果真一片金黄在荡漾。她缓缓的绕过石鼓小镇,为这座小镇带来了希望和活力。站在江边,手捧江水,极目远眺,我感受到了什么是浩浩荡荡,一千里;什么是逝者如斯,一去不复返;什么是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在这里,我为这片土地上龙的传人的伟大而自豪。

我们在石鼓乘坐橡皮艇下水漂流,八九公里的行程风光无限,柳林、玉龙雪山、哈巴雪山、民族村寨、田园风光美不胜收。最后在三股水千水寨景区上岸,这里号称丽江最美丽的地方,瀑布、水车、溪流、小河、竹林、栈道、龙潭、吊桥、茶马古道,以及山下的金沙江,构成了一幅人间仙境,如诗如画的美景。

面对祖国的名山大川,突然想起明代的徐霞客,是他经过几十年的考察,成为我国历史上第一个提出金沙江是长江源头的人。在此之前,人们普遍认为岷江是长江之源。

   由于江水带来大量的矿物质和贵重金属,以前,曾有本地居民在江边以淘金为生。我想在江边捡拾一块金子,哪怕只是一粒金沙也好,一路走来穿峡谷、过大江、漂激流,这股红色的血液啊,演奏出最激昂澎湃的生命乐章。

   在金沙江,我始终没有见到金子,却见到了大自然的神功,见到了生命的不朽与传奇。其实,在沸腾的江水与血液中,每一粒泥沙都是金子的模样,每一滴水花都有过撼天动地的故事。

可以说,长江是一条说不完、道不尽的江,金沙江就是一段看不够、想不完,读你千遍也不厌倦,甚至于会让人心惊肉跳的水。

 

 束河古镇

束河,纳西语称“绍坞”,因村后聚宝山形如堆垒之高峰,村以山为名,流传变异而成,意为“高峰之下的村寨”。它曾经是茶马古道的重要修整地、集散地和补给点,曾经工匠、商旅云集,才人辈出。听说小镇比丽江古城的历史还悠久,这个离古城只有几公里的小镇,仅一座25米长,4.5米宽青龙石桥,就承载了四百多年的人间过往,至今仍然“烟柳平桥”、风采依旧,和当年一样是小镇重要的交通枢纽。石桥是由木氏土司建造的,现已经成为丽江坝子中最古老和最大的石拱桥,

镇上老人告诉我,小镇龙潭、泉水很多,家家户户门前流水,甚至可以把溪水通过沟渠接到家里的厨房灶台边上,直接舀水下锅做饭或饮用。小镇的设计还可以定时放水冲洗街道。

小镇中有好几处“三潭连井”,纳西族先民在游牧时代遇水而居,后来发展到了以农耕为主,才固定了下来,为了充分的利用泉水资源,每到有泉水涌出的地方,总是从高到低连挖三个潭子,并用石块砌牢实,水从第一潭流到第二、第三潭后,再流入小河。第一潭的水是饮或做饭用,第二潭的水用于洗菜,第三潭的水才可以洗衣服等等。

我记下了村中老人逆水进城,顺水出城的提醒,这次没有迷路,还在茶马古道博物馆、皮匠历史展览馆、丽江历史文化厅、普洱茶文化厅享受到了一场民族文化盛宴。这个博物馆虽然开门不大,里面却有好几个院子、10多个展厅和天井相互连通,是丽江世界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也还是小镇最古老、规模最大的建筑群。

小镇后面的聚宝山山崖下藏传佛教风格的石莲古寺、以及新建设的藏家博物院的出现,又让小镇染上了一些藏家文化的气息。毕竟,这里是香格里拉的邻居,离西藏也就不会太远了,丽江临近香格里拉的地方就有藏民世代居住。


Copyright © 2017 jn.km.gov.cn 中国晋宁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2004728号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0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