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宁当日天气:15℃~17℃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过往流年(散文诗组章)
封期任

辘轳

辘轳的腰间记忆,淘洗悲鸣的泉水。泉水的光影,晃动着流逝的岁月。
柔韧的绳索扭动的光阴,漫溢出破旧的水桶。残留的皱褶,
拉伸了呼吸的疼痛。在沉寂的乡村打了一个结,日子在结上流淌。
清澈的泉水如镜面。云游而来的鱼,悠悠然然。
探身亲吻镜面中的影子,影子在镜面中渐渐模糊了。
曾经的过往,在颤抖的水波中消隐。
汲水的辘轳依然辗轧,沉落。沉落的水桶,打捞出一只水鸟。
湿漉漉的羽毛,等待风,
把一个故事,串连起已逝的流年。


风车

飞扬的轮盘,旋转,淘尽谷壳的光阴,淘尽光阴之上的沉寂。
时光的左手,揉搓时光的右手。如盘的岁月,经受不住手柄的辗转反侧。
蒙尘的心灵,辗转中洁净。日趋饱满的禾黍,闪耀斑斓的光泽。
而你,如衰老的树桩,院落里打定入座。矍铄的目光,悉数着风干的岁月。
一幅明丽的画,熹微中舒展——
草地上,碧草连天,露珠滴翠。
一只青鸟,在草叶上捧掬一颗心,与你埋葬于古老的院墙内。
留下一滩血,浸染一截记忆的意境。
这样的故事,往往比想象更遥远。
想象之外,是丢失的麦子,在你身边,看曙色鲜明,听马蹄钟摇摆。
并陪伴孤寂的你,盼雀鸟的皈依。


石磨
  
河边。一间小屋,剥蚀风雨,而又被风雨剥蚀。
风雨的剥蚀中,一个石磨,在吆喝中旋转。
竭色的风翅,凄凉而疲乏,却卷起了岁月的尘埃。
酸软的手臂,与太阳,
抬起,又落下。落下,又抬起。
星光隐没,于一处的静谧,刻下清晰的年轮。
沿着河边的小径匆匆忙忙,车辙渐渐瘦小,瘦小成一个光斑。
光斑里,母亲斜靠于窗前,望着静默的石磨,细数着窗外的雨滴,洇湿磨坊内的心情。
河边的小屋,绕着河塘转。
一盏马灯,高悬屋樑。
石磨转动,终归于停歇。而我的思绪,依然旋转。
我总在想,坑坑洼洼的磨道里,那个佝偻的身子是否已经挺立?


扁担

靠在院墙上,孤零零地,细数着太阳和星星,勾起沉浮的往昔。
阳光,暖和了雪,氤氲褶皱的草籽。雪里,是一片萌发的新芽。
星光,照亮了雨。雨的灵光,辉耀了菏泽。
肩上的茧皮,一层又一层增厚,汗珠一滴一滴的咸涩。
而沧桑的日子,一层又一层地脱落。
你,却如垂暮的太阳,归去来辞。
我挑着你,挑着未完的日子……        

        

十月初五的月光(组章)
——给父亲


李虹桦

我无数次凝望——
十月初五的月光,如一脉源流,贯穿我的生命。
水的声音,草的声音,您心跳的声音……
那一夜,我以一颗星的形态,在您希冀的凝眸中迎迓诞生,辉耀您漂泊的旅程。
久远的帝国,在山脉般的承诺里,我们灵肉相依,互为牵引。
总有猝不及防的漏洞,逆风而动,繁衍悒郁。
一只大鸟,收起双翅,钻入云海深处,感知四维的虚与空。
挺举岁月的变迁,以及晴暖。
不让雪花,过早禁锢成冰,凝结思想的造访者。
翻动的念想,把苍茫擦拭,之后,收起缩紧的远方。
我,在行径出口,认领走失的风。

爸爸,我是一只站在您肩头的鹰

您,以树的姿态站立,任四季风穿过胸膛。
激荡起滚烫的血。
啁啾的虫鸣,撒欢的牛羊,山水田园,被您逐一拥揽、守望。
我,举着一种倾诉,折叠在与您的对视中,
窥知、洞悉生的意义,与爱的久远——
七月的体温,高不过一场意外的雪。七月的缺口,唤不回我们对您的惦念。
那一刻,晨光碎落,万物失声。
您披星戴月、耕犁日子的身影,重新出尘……
爸爸,此刻,我是一只站在您肩头的鹰。
无论俯瞰,抑或展翅,
故乡,如您般,我反复爱着。


那个被父亲喊“月”的女子


太阳熄灭之后,那个被父亲喊“月”的女子,捂紧痛。以柔韧的态势,覆盖夜的苍凉,辨别风的方向。
没有一丝风,月光如水,从河源走来。
涟漪被折断,我看到血的痕迹……
我最初的褓褥,在隐痛中缄默,滋长坚忍。感念的心,犹如安抚,摩挲着我每一条经络。
那些刺鼻的往事,那些摇晃的梦境,那些碎裂的词语,被月光,逐一剔除骨节,拼接成一座擦亮的灯塔。
这时候,那个被父亲喊“月”的女子,喊山,喊水,抑或喊疼源源不断的时光河流。


Copyright © 2017 jn.km.gov.cn 中国晋宁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2004728号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0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