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宁当日天气:15℃~17℃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滇中名人唐锜的传说

李顺荣

在陕西省延安市黄陵县的黄帝陵,有风格各异的上百幅题字碑刻。其中在黄帝陵最为显赫的位置,有晋宁人引以为自豪的两幅篆书石刻。

在传说黄帝升天处,有碑刻“桥山龙驭”,为明朝进士唐锜所书;汉武帝提兵18万祭奠黄帝,祈仙求黄老之术所筑祭坛处,有“汉武仙台”的石碑,题字人落款为“池南唐錡”。两处题字均用篆书题写,笔力苍劲,古朴雄浑。

 碑刻“桥山龙驭”蕴含着黄帝成仙升天的故事。

   传说黄帝曾经带领炎黄部落联盟打败了九黎族的侵扰,擒杀了九黎族的酋长蚩尤。在一百一十岁那年,为了纪念他的丰功伟绩,在今天的河南省灵宝县阌乡荆山铸了一只铜鼎。鼎铸成那天,黄帝和臣民前来观看。突然,天空电闪雷鸣,飞来了一条金色巨龙,龙将长长的胡须垂到地面,叩请黄帝上天为神。

 黄帝抓住龙的胡须,攀骑在龙脖子上。黄帝的妻子嫘祖、妃子、嫫母和臣子们也跟着往上攀爬。龙胡须承受不住,“咔嚓”一声断了,金龙只得挥舞着四脚扶摇直上。

 臣民们舍不得让黄帝走,一个武士弯弓搭箭朝龙射去。龙负了伤,驮着黄帝等人飞向西方乐土,黄帝在五彩云端依依不舍地挥手道别。

臣民们把掉在地上的龙胡须埋了起来,不久长出一种叶子又细又长的草,人们叫它“龙须草”。

 再说金龙飞到陕西黄陵县后,由于负了重伤就停在桥山休息,当地百姓闻讯从四面八方赶来挽留,当龙再次起飞时,他们拽住了黄帝的左脚,结果只脱下了黄帝的一只鞋子,黄帝的宝剑也晃落地上。相传埋在黄帝陵里的就只是黄帝那只鞋与宝剑。

这个被人们津津乐道的故事,被唐錡简简单单高度浓缩为四个字,唐錡的才高八斗可见一斑。

唐錡,何许人也?

锜(1493年—1559年),字子荐,号池南,云南晋宁晋城老县府街人,是明代著名文学家杨升庵门下的“杨门七子”之一。祖籍浙江淳安(隶属今杭州),高祖唐胜宗跟随明太祖朱元璋征战,积战功被封为延安候。洪武23年,受胡惟庸党牵连遭诛杀,随曾祖谪戍晋宁州,曾祖诗书传家,祖父为成都府通判。唐锜生于成都官舍,嘉靖五年(1526年)中进士,1531年选授安徽定远县县令,先后什任河南、陕西按察使,湖广监察御史。他一生为官廉洁清明,为人正直,不避权贵。唐锜任定远县县令期间,提出:正婚丧,饬马政,减差粮,革宿弊,开沟洫,重人命,修武备等措施。经过他的治理,定远县出现鸡犬相闻,桑麻遍野的欣欣向荣景象,被赞誉为:“将被令好者五七人,持重练事,无如唐子。”他不仅勤政爱民,而且廉洁自持。有一个叫顾鹏的人,被误判死刑。唐锜几经核实,认为查无实据,为顾鹏平反昭雪。顾鹏感恩,请其兄送五百银子在唐锜离开定远时送给唐锜,他坚决拒收馈金,说:“我为你弟辩冤,岂是为钱?我收了能瞒他人,难道可以欺骗鬼神?”后来,因力劾不法权贵,遭到诬陷,降为沧州通判转袁州同知。有人为之鸣不平,他泰然处之,说“为官岂在大小,同为国家效劳,同为民尽心,有何言?”最后罢官回乡。归乡后,讲学结诗社,殚精著书,著有《黔山堂集》,诗才名满云南,诗风庄严、正大、高妙,被杨升庵称为“黄钟大吕,稀世之音。”

唐錡家乡——晋城镇老县府街,距晋宁州府衙(现在的老县府街5号)不足30米。晋城镇是古滇国都邑,滇文化的发祥地,乃云南八大集镇之一,受到瑞士苏黎世市文物保护局专家们的极大关注。近代袁嘉谷在其《滇绎》中说:“云南中枢自战国至唐在晋宁”,两汉时,晋城古镇先后作过益州郡、晋宁郡、宁州郡、建宁郡的治所。自唐武德四年(公元621年)置晋宁州,晋城就被称为“晋宁州”,明代成化二十二年(1486年)曾筑砖城,东南西北建瓮城和龙翔、南熏、凤翥、拱城四座城门,可惜现已不存。如今保留着的明清两代古城,占地约60余万平方米。由老县府街、上东街、上西街、下西街、官井街等八条街道组成田字形附以数十条小巷的格局。在上东街,老县府街相交处,就是晋宁州府衙,有袁嘉谷题写的 “汉益州郡滇池县故址碑”为证,在其周围,还有忠烈明惠夫人(李秀)庙、象山书院、晋宁州学宫。

晋城自古还是滇中至滇南通衢要道,有昆明至勐海、昆阳至玉溪等多条大道在此交汇,又兼滇池水运便利,本地的牲畜、粮食、粉丝等土产及来往昆明、玉溪及滇南蒙自、临安(建水)、个旧一带的商货,均在此过境集散。因此,明清时期,老县府衙门周围就是最繁华的晋城古镇中心。

我们当地人有一句俗话:鸡枞都是一丛丛生长的。在距唐锜家不到100米的上东街,34年后竟然又出了个“诗书画三绝”担当和尚——唐泰。这都是晋城镇厚积的滇文化熏陶、滋养出来的结果。

黄帝升天充满了神话色彩,唐锜的葬礼同样不同凡响。在晋城镇的民间,有一个神奇的传说:

1559年10月,唐锜在昆明高礄与杨升庵阔别回家后生病仙逝。在唐锜下葬的日子,曾有高人神算说,落葬时刻,会出现三个怪异的现象——戴铁帽子的人在场,鱼儿爬树,猛蛇敲鼓。这可难坏了唐锜家人——天意从来高难问,天机又不可说破。该怎么办呢?听天由命吧!

唐家人将信将疑地按照择定的日子安排葬礼。下葬的那天,艳阳高照,送葬队伍浩浩荡荡地从“晋宁州”向5千米开外的十里长坡山出发。沿途村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排场的葬礼,尾随围观。

到了长坡山,高人择定的时辰已到。忽然阴云漠漠,雷鸣电闪。天外龙挂,忽而兴云吐雾,忽而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

围观的人们四散奔逃避雨,赶集归来的村民,有买了铁锅回家的,没有挤到树荫下,就把铁锅顶在头上;在河中拿鱼摸虾的小孩子手脚利索,爬到树上避雨,把用秧草穿着的成串鱼儿挂在了树上。


唐锜家人看到这些情景,恍然大悟。主持落葬的道士、和尚们开始举行葬礼,一时间,鼓、钹、唢呐此起彼伏,诵经声不绝于耳。这时,天上飞来一只雄鹰,雄鹰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鹰嘴里叼着一条大蛇,听到地下锣鼓齐鸣,惊慌失措,慌乱中把嘴中的大蛇丢下盘旋西去。大蛇不偏不倚,刚好落到鼓上,敲击着鼓面,继而踏着祥云飞走了。顿时,天光放晴,唐锜的棺椁刚好此时稳稳当当地落到墓穴中央。在滇文化中,龙和蛇同样至尊至上;这传说中的“桥山龙驭”和雄鹰叼蛇又何其相似?

唐锜的墓葬就在距晋城镇约5千米昆勐线东侧,长坡山之南唐家山半山腰。现存红砂石石刻的人、马各两具,成长方形分列四周,当地人称“石人石马”。前面两匹石马头部相对,高1.8米,四足紧联长方形石座,身上的笼套、缰绳、胸兜等饰物清晰可辩;后面的两个石人翁仲形制相同,高2.6米,相对而立,都是明朝官员装束,头戴官帽,身着长袍,手捧圆形玉圭,表情肃然,低眉顺目,似乎在静候着墓主人差遣。

1992年的《化乐乡志》记载:墓地除石人石马外,还有石象、石虎、石猪等雕刻,后面还有牌坊和诰封碑,墓前还有华表。1958年兴修水利和开扩田地,这些石刻大都拆散毁弃,墓已无存,只剩这石人石马。距石人石马约二三百米的山顶,1986年6月兴建了化乐砖厂,驾驶员在推土做坯子时,发现长30米,宽10米的古墓葬,发掘铜斧、铜矛等青铜器24件。这古墓葬应该与唐锜有关。唐琦第22代孙唐镛在《唐氏二贤碑》中记述:唐锜曾跟同僚翰林院检讨太史令王思恩说:“晋宁州南十里长坡之原,山川迥合,草树丰茂,吾祖葬于是,吾父葬于是……”,按当地丧葬习俗,先辈们的墓葬总要在后辈人的墓葬后面。如此推测,山顶发掘的古墓应为唐锜祖、父之辈的墓葬。山不在高,区区一座平缓的山丘,竟还有许多尚未人知的秘密。


Copyright © 2017 jn.km.gov.cn 中国晋宁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2004728号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0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