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宁当日天气:15℃~17℃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把你翡翠色的竹笛递给我

 

    苍茫时分,归帆已远,挂在归帆上的夕阳已远。那叮叮当当的响声由强而弱,渐渐成为一掌烟雾。从指缝里弥漫、滑落,没有回音。

    水洲边,河水颤动着漫上浅浅沙滩,默默舔湿我的背影。星光明明灭灭。裸体之月,犹似新荷出水,浴后的躯体在波光中舞蹈般柔若无骨。那是诱惑。我用手指轻轻揭开河流光滑的肌肤,感觉到波动的水上,有你的笛音袅袅传来。

    指尖在战栗!心灵在雀跃!

    把你翡翠色的竹笛递给我!

    层层迭迭,悠悠长长。欸乃声中,星月鸥翅下,没有去向的河流弱不禁风绕指如柔。鸟语凝固,轻音出笛,你翡翠色的竹笛上有一股乐音细瘦如烟,你起起伏伏的手指间有露珠滴下,洗亮了新月的碎片星星的影子夜晚的脸庞。

    夜,在你背后悄悄淡墨起来。星光打湿两岸青草。河流依旧浩荡,点点篷舟似菊。有光线从远处无比强烈地穿透过来,我看见一块块夜气破碎不堪,撒满一地。

    留一片无声的泛着幽蓝色的寂寞。

    迎着你伸过来的手,我把手也伸过去——迎接你的到来!

    把你翡翠色的竹笛递给我!

    在纯净的光芒中荡舟,那是一种境界。被你无语的手指抚摸,我充满被爱者的幸福感。我的双桨挑动一波波粼光闪闪烁烁,清冽的夜气花雨般凋落、凋落。歌声响起,我把片片晶莹的月色雕刻在你圣洁的胴体上,像刻骨铭心的诺言。在你的体内,河流的回声隐约流淌,颤栗般的悸动从你的脉管深处传递过来,引导我心灵中的韵律,合奏人世上最美丽神奇的和弦。

    此刻,我的唇沾满了欲望,我的双眸已干渴了很久。当你飘舞的裙裾在我身边星光一样若有若无,我是一尾银光闪闪的鱼,在你的笛音中泳动,我用腮尽情呼吸着泱泱水声。你的笛音流过,在我身上排列成一瓣瓣生动的鳞片,水的手指永远不能从我的肉体上把它们撕扯下来。在水声漾动的恬静中,我血潮的骚动声是最高音!

    把你翡翠色的竹笛递给我!

                          临水

 

    退而结网。水涸了。一滩螺蛳像岁月的草书。

    一些鱼骨在石上。酸雨从天而降。

    一些鱼在盘中。堤下。宵夜。烧烤摊。烤炉香气袅袅。

    从河床到市场。从收藏到饕餮。有人读懂宿命的深刻。谁能理解命运的固执?

    慢慢地,卵石露出颊颚。素妆的云影下,鸟影如结痂。

    船,把影子弄丢了。

    阳光蒸腾。石头,皮肤发白。

    许多人走过去了。远山如瓮。俯身,汲一颗颗日子。

    一粒水的闪。浑圆。

    河流,脱掉外套。

    重要通知:本台晚间新闻将播放未来三天停水公告。

    铁桶。铝桶。塑料桶。响成一片。直到深夜。

             

                     进进出出

 

   许多日子都老了。

   一门。一窗。一瓦。一檐。一巷。

   门上铜锁,锁住谁远去的身影?

   围墙斑驳。苔米怯怯。

   那枚钉在门框上的草戒指,终于掉进旁边七旬老人自娱自乐的唢呐声里。

   小卖铺。长烟斗。正楷字。本店代销周氏祖传糍粑

   街对面。一辆来不及掏走钥匙的自行车,后轮自转,泛出带锈迹的光。

   寻人启事。笑靥天真。

   宅外。透过一枝木樨与一只虫子的交谈,城市隐约。

   一巷。一檐。一瓦。一窗。一门。

   议论之后。惋惜之后。惊觉自己有许多岁月下落不明。

   自行车不见了,留一串吆喝,弯在巷口。

   放下烟斗。匆匆草书。本店奥特曼玩具缺货

   唢呐立在草戒指边。像默许。又仿佛一老带一小。

   风把苔米影子抖在墙上。一双眼,在回忆黑白电影。

   门开了。飘出米香。

宅外。气温在升高。阳光仍鲜嫩。

                      在远方虚构一条河流

                               

   弯曲的河流在天上流。

   扇形的滩,圆形的卵石。山静止不动。鱼的游弋是别种情致的舞蹈。在堤岸,我俯首捧起流水,感受一脉古老的源。有朝露浸湿我的名字。

   蝶泳的河流。蛙泳的河流。

   穿黑衣裳的河流。

                                   

   我不能对你讲这些故事。尤其是在远方。在钢铁、水泥的重围下,只剩下远方的风,把我的心情吹得比季节还蓝。

   我所认识的河流,是故乡的影子。

   靠一篙一舟一壶酒闯荡江河的是父亲。如今,他那满头青丝已被河水洗成白发。在他那动听的船谣里,也曾有过杏花春雨。晚岚下,那些故事仍在母亲的记忆中开花结果。

   流年似水,又像河的流动般美丽。

                                     

   我独自走着。河流上有没有照耀灵魂的灯塔?谁家少女的红唇,是我心中圣歌的停泊处?我再次手捧流水,水波传递着青草的温情。我只能静静地想一些事情。

   是的,我很渴。

   置身没有河流的地方。我惟一的方法是虚构一条河流,虚构一条像我一样寻不到歇脚地的河流。并在鲜为人知的角落,拍着乡愁的肩催它入眠,和梦一起享受一江帆韵、两岸渔火。

                         

    让一把剑刃道尽午夜的痛;让过路的阳光洞悉经年的风景。我会把手从季节边缘缩回来,抚摸路上奔跑的风。水从面前流过,是不是去年的蓝?

    坐在大地上的人,渐渐远离修饰和比喻。

    天空像一件衣。搭在肩上。越洗越白。

    靠近我。但不要抚触我。我会痛。

    天空像翅膀越升越高,让白雪和燕子在我体内同时回旋。一匹嫩水,被风剪开。让我踏过岁月的裂缝,接近像葵花一样自由盛开的黄昏。

    晦冥时刻,河流一粲然,落日新鲜如水果。

    岁月的刀锋,照亮我。

    让我像笔行走在白纸上。飞翔的鞋子是亲切的疼痛,钟声潜渡水底。无巢之月,已漂泊千年,让往事的余烬迤逦,化为音乐。

    左手水色。右手天光。让一艘夜行船,犁开无边无际的夜;让茫茫烟波之上,寂寞越吹越蓝。

    月华丁丁当当。

    影子凋谢在脚印里。

    昼夜交替。一如爱恨交叉。

    大地扶起月亮,为谁掌灯?

    河已流得比童年远。回家时,我望见一棵树,小心翼翼地把月光穿在身上。

                        枯河

把手插进波心,那轮月,鱼跃而出。

   我接起最后的一滴蓝。

   秋天深了。日子瘦了。河流浅了。

   大地又多了一条皱纹。

   只有一支歌,在生命的流程上不绝如缕。

   左边是河。右边是夜。独坐城市边缘,西风过后,一段夜色洗净铅华。

   打开河流的身体,谁听见了时间的沉默?谁看见了一汪潮湿的天空,还穿着去年的那件衣裳?

   粼粼的身影仿佛风中芦苇弯向我的面前。

   凝固的激情是水底的卵石。我只摸到一节嶙峋的骨头。

   一阵冷,漫过指尖。一种坚硬,呈现粗糙的棱角。

   真正的伤痕,有歌声流淌,就不疼。

   大地无边,谁与美同在?

   独抱幽静。水轻抚着水。风把一些风吹远。

   晚泊之船上,酒在杯里咆哮。惊飞之鸟,纷纷逆水而去。

   流水无声。流水梳洗白发。

   三尾红鲤鱼,手提紫灯笼,在寻找家。


Copyright © 2017 jn.km.gov.cn 中国晋宁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2004728号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0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