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宁当日天气:15℃~17℃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篱笆(外四首)


  段国云

草房肃立 不见一丝炊烟
农业学大寨如火如荼
半夜 爷爷摸索着到后山把马灯点亮
荆棘把风 锄头声还是不敢太响

柴太湿 奶奶的吹火筒把烟雾扩散
批斗 寻脏
快要收割的麦子连同夜里劳作的人
被踏上一万只脚
烧焦的树桩低垂着头
冷眼旁观

寒潮渐过
父亲忍不住躲在屋里削起木桩
村里边 园子次第冒了出来

先是拔一根接着又是一根
地上的坑渐渐多了
最后 变成光滑的水泥地板
还有孤零零的老屋

高楼林立
缝隙间没有一颗杂草
我把父母接进来住
特意交代他们
开门时
要看看周围有没有人



抬头看见
河流 俯身问路的树
当然也看见
一条路在天上晃呀晃

他再一次爬上楼顶
爬上他眺望故乡的地方
他不知爬了多少次
这一次 他是无比的轻松

月亮圆了 他没能回家
爆竹响起 他没有返程
火车一直在工地上轰鸣
他紧紧攥着手里的白条
必须在即将开盘的彩楼中间
把腰板挺直

他微笑着望瞭望远方
轻轻一跃

新闻里
多了一个吸人眼球的标题


倒下

风拂过田野时庄稼倒下
风吹了回来庄稼直起了身子

风拂过工地架子倒下
风吹回来 架子上的人没能直起身子

风拂过村庄老屋里的鳏夫
被黑盒子和几沓人民币压倒
在风里 几株蒿草
直起了身子


母亲

母亲 发现了我的白发
前额上 一根
她尖叫了一声
让我别动 轻轻地拔下
用嘴朝头皮吹了几下
像小时候抚摸我的伤口

她再一次抱紧我的头
在黑发里仔细寻找
我不想挣扎
如果抬头
一定是梯田上下了一场大霜

怎么就有白头发了呢
肯定是少年白
她像做错了事一样喃喃自语
说我们两个老不中用的不要你记挂
你看看 你看看

有液体滑过青丝
一滴 一滴
流下来
打在心尖上

抚琴

持一把琴
用云丝剥开了夜的眼
弓弦是把钝挫的钢锯
剖开时间的断面
把一个人的苦难拉成悠长的河流
从肉体的齿轮上拉过去
琴声在心的门槛上来来回回地锯着
雨水沿着时间的皱纹流下来
我 把自己拉成一颗百年的老树

伴奏的人 换了一茬又一茬
季节从琴弦上飞过
山岭之门被层层打开
从田野里回来
锁上了屋子
骑上骏马
如风一般 出门而去


被一只瞳孔放大的乡愁

庄稼在地里疯长  一望无垠
老牛车颠簸着童年
揉了揉惺忪的眼睛
我已经找不到那条小路
嗅不到车辙边小草小花的芬芳

村中心那排土坯房
低着头 在孤独中老去
连同门口晒太阳的那只老猫

在一个城市的角落
我坐在冷冰冰的商品房里
死死地盯着电视屏幕
里面依然盛开着几十年前的野花
想从嬉戏的孩子里
找回自己

闭上一只眼
把愁绪关了进去


Copyright © 2017 jn.km.gov.cn 中国晋宁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2004728号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0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