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宁当日天气:15℃~17℃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杜鹃花开又一年


马成云(回族)


我的家乡到处鲜花盛开,除了桃花、梨花、茶花、梅花之外,小时候我不太分得清花的品种,也叫不出它们的名字来,但中学语文课本上的一篇文章让我永远记住了一种花,叫杜鹃花。那是毛主席逝世后的第一个春天,毛岸青、邵华夫妇带着儿子毛新宇回湖南老家,含泪伫立桔子洲头,漫步湘江两岸,思绪万千地写下的怀亲名篇《我们爱韶山的红杜鹃》。几十年过去了,我还依稀记得那满含深情的文字:“正是杜鹃花开遍三湘的季节,乡亲们怀着深厚情谊,连同韶山的泥土,送给我们一棵盛开的红杜鹃。”

杜鹃花以这样的方式走进我的记忆,一直是我的荣幸。因为她,我记住了一个火红的时代,记住了一代伟人创业的曲折与艰辛,记住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道理……从那时起,我不仅爱韶山的红杜鹃,也爱我家乡种类繁多、色彩丰富、植株迥异的各色杜鹃花,甚至还爱上了一种叫杜鹃的鸟……这是不是爱屋及乌,我没有过多地去想。只觉得,我与杜鹃的亲近便是这般的从容!

1938年秋,为躲避战乱,冰心一家辗转来到昆明,她的第一印象是:“记得到达昆明旅店的那夜,我们都累得抬不起头来。我怀抱里的不过是八个月的小女儿吴青忽然咯咯地拍掌笑了起来,我们才抬起倦眼惊喜地看到座边圆桌上摆的那一大盆猩红的杜鹃花!”想不到,最先迎接一代著名作家、诗人冰心一家莅临昆明的是杜鹃花。昆明杜鹃花就这样不经意地走进了现代文学作品的殿堂。

杜鹃花,有红色、黄色、粉红色、浅紫色、白色……而红色居多。中国人喜欢将红杜鹃叫做映山红,意为杜鹃花如火如荼、鲜艳夺目,能把山都映红。古代传说,杜鹃鸟啼血而亡,是杜鹃鸟的血染红了杜鹃花才这般耀眼。有了这个凄凉的传说做铺垫,杜鹃花自然变得更加的与众不同,列入中国十大名花当之无愧。

“闲折两枝持在手,细看不似人间有。花中此物是西施,芙蓉芍药皆嫫母。”被唐代大诗人白居易誉为花中西施的杜鹃花,也是云南八大名花之一,花叶兼美,地栽盆栽皆宜,有大乔木,也有小乔木,有常绿灌木,也有落叶灌木。韶山的乡亲们送给毛岸青一家的那棵红杜鹃,想必与吴青欣然鼓掌的那一棵大同小异吧!

在世界杜鹃的大家庭中,云南杜鹃堪称一枝独秀,19世纪末,西方国家多次派人前来采集标本,他们毫不隐讳地说:“没有中国云南的杜鹃花,就没有英国的园林。”而云南的杜鹃花,除了曲靖师宗以外,当数昆明寻甸凤梧山、钟灵山和禄劝轿子雪山的规模较大。每年三至五月,到这几个地方观赏杜鹃花的人络绎不绝,正如宋代诗人杨万里所云:“何须名苑看春风,一路山花不负侬。”

你若肯来,昆明杜鹃花一定会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在昆明杜鹃花中,大树杜鹃尤为出色,昆明人叫做马缨花。马缨花一般生长在海拔2000米以上的地方,植株高大,树形奇崛,树干一副沧桑模样,长得耐人寻味。花朵有红有白,绝大多数为猩红,真正是血液的颜色,给人一种震撼的感觉!

记忆中,寻甸凤梧山上的马缨花总是开得红红火火,像寻甸人的待客之道,热情大方,满脸堆笑。凤梧山,位于寻甸仁德坝子北面,安然肃穆,以其巍峨的气势、宽阔的臂膀挡住朔风侵袭,成为寻甸一道亮丽的风景。尤其是,马缨花盛开的季节,远远望去,像是一片火的海洋,如若无人问津,岂不显得有些寂寞?在封山育林的日子,在护林防火的关键时期,或许人们怠慢了风景,上山需要登记,进山不能生火,烧不了洋芋,烤不了全羊……但只要能一睹马缨花的芳容,“那便是极好的”!

凤梧山上的马缨花是恋爱中人向往的景致,两人世界向来拒绝打扰,但风声可以例外,鸟鸣可以例外,月色可以例外。若能带上帐篷最好不过,在离天很近的地方,星星尤其迷人,花香格外醉人,想呆多久呆多久,累了没关系,帐篷是家!能与漫山遍野的马缨花住上一宿,将是怎样的一番情调?我想,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吧!

马缨花,不光鲜红如血,也有开得洁白如雪的,比如寻甸钟灵山的马缨花便是这般地让人耳目一新。2004年5月的一天,因为散文集《印象寻甸》的创作,我与陈川、海惠及寻甸文体广电旅游局的朋友们到钟灵山采风,正直马缨花开的时节,与往年相比开得毫不逊色,甚至让我感到有些出乎意料,至今回想起来,心绪难以平静。

与久违的钟灵山再见面时,已是事隔十八年之后的话题。十八年,一个呱呱坠地的婴儿哭喊着来到这个世界已长大成人。然而,又长了十八岁的钟灵山,似乎没有太大变化。塔,还是那些塔,完好的依然完好,破损的仍旧破损,毁掉的只剩下遗址,墓碑上的字迹在与时光的对峙中显得力不从心,渐渐模糊,甚至不断剥落;林,还是那片林,栎树为主,灌木丛生,枝繁叶茂,构建了一个硕大的天棚,拒绝阳光造访,为一方水土保持应有的清凉与湿度。所不同者,马缨花开得心事重重,几分伤感,几分忧郁。

钟灵山的马缨花开成清一色的白,那种白,庄严,肃穆,沉静,凛然不可侵犯。只有春风拜访时,才肯点点头,算是打招呼。驻足马缨花下,我们投以羡慕、惊喜、赞赏的目光,她不为所动。或许,这里的春风与马缨花亲如一家,她们是钟灵山这片神奇土地上的子民,心相通,习相近。而我们呢,只不过是钟灵山的过客,是十八年才来过两次的外人。我们与马缨花终究是两个世界的生命,彼此要读懂对方,还需要时间!

我想,作家陈川猜对了,面对钟灵山佛文化的没落,与风亲近,与佛有缘的马缨花,沐浴过佛光香火几百年,那份心境,只有痛失亲人的祭奠者才能体会得到。寂寞难耐,人如此,花亦然!相伴的日子长久,别后的孤独更甚。守望是一种煎熬;希望,是一抹亮色。钟灵寺日后的香火将会怎样?一路上我这样悄悄地问自己。

自关岭发脉的钟灵山,坐落在群峰掩映之中,古木参天,景色葱郁,大有佛国仙境绝世脱俗之气。曾经,中原到云南的古驿道从这里穿过,钟灵开山和尚梵庵选中此地建寺传佛普度众生,绝非偶然。西南八大名寺之一的钟灵寺最早建于17世纪中叶明朝末期,位于钟灵山峰顶,当时并不叫钟灵寺,而是叫音吼寺。我就纳闷了,佛家追求的静与音吼寺的吼并不搭界,何以如此?不得而知又无从考证,难免心有挂碍。只能从音吼寺遗址范围和已长成的合抱之树,推测当年的寺庙建筑群,规模宏大,毁坏久矣!清顺治十五年(1658年)那一场战争让音吼寺真正变成了历史。

之后,则在钟灵山腰另建寺庙,就是现在所说的钟灵寺,但仍然逃不过屡建屡毁,毁而再建的命运。僧庙的苦难是世间苦难的写照,所幸人类并未因此望而却步。从明末到清朝,再到民国年间,乃至今天,钟灵山香客从未断绝,佛门香火依旧延续,更有朝山者、旅行者、踏青者慕名而来,分享天地灵气。

相较而言,最经得起风吹雨打的莫过于钟灵山麓的几处塔林,粗略统计了一下约40余座,完好者22座,数量居全国第四,造形与少林寺之塔极其相似,皆为石砌,非常不易,奇怪的是每座塔下面皆有一个宽敞的地宫,建筑格局相同,均悬吊着一副棺材,很是令人费解。据说,佛的制度是出家人死后不放入棺材的,而是坐缸火化,那么,这棺材里装的又是什么?若不是寻甸的旅游科长钱虹明说,他亲眼所见,又有几人相信?

尽管这个世界很离奇,但我们总觉得钟灵山塔林地宫里的棺材更离谱,于我而言,终究是个迷。它里面装的究竟是怎样一种文化?能叫佛文化么?带着这个悬念离开钟灵山时,又看见马缨花一脸肃穆的样子,我忽发奇想:如果有一天钟灵山突然变得佛事兴旺,香火缭绕,香客络绎不绝,马缨花会不会微笑一个?想到这里,我先笑起来了……

昆明的马缨花,首推禄劝轿子雪山最为壮观,那里有白雪皑皑,有雪松挺拔,有怪石林立,有瀑布倾泻,有湖泊澄澈,与之相辉映,景色更加迷人!

2013年6月,已经是马缨花谢的时候了,好不容易抽出时间去轿子雪山游玩,我们便一厢情愿地以为,轿子雪山气候寒凉,马缨花推迟开放,自然也会推迟凋落,问及朋友也觉得这样的推理不无道理,于是,坚定了我们去碰碰运气的决心。

雨水季节将至,轿子雪山随时有下雨的可能,尽管现在的天气预报比过去准确得多,但还达不到精准的极致。说晴间多云有阵雨,也是种含糊其词的话。这个阵雨到底在哪一阵子下,下在哪个具体区域?大多数情况下只有天晓得。何况,海拔4000多米的轿子雪山常常阴晴不定,天气变化神鬼莫测。

常听人说,云南有两座雪山至今无人登上顶峰,一座是德钦梅里雪山,另一座,便是昆明轿子雪山。为此,当地人引以自豪。在他们心目中,这奉若神明的雪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它应该永远高高在上,以其巍峨的形象和神秘的魅力昭示着人类对于大自然应有的虔诚与敬畏。没人登得上去,那才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很多时候,轿子雪山脚下晴空万里,艳阳高照,山上却是另一番扑朔迷离的景象,淅淅沥沥的雨穿过轻轻柔柔的雾,诉说着人间的气象万千,为我们展示了美丽风景的另一面。然而,人的愿望通常总是向着阳光,向着鲜花,向着暖风所带来的美意的,当然也就会不自觉地放弃体验一种淋湿了的心情,除非是赶上了,避不开,没办法。

我们这次游轿子雪山正是处于“赶上了”这样一种情形。一进山门,雨水是鼓掌欢迎我们了,但大家的情绪跟天色一样低沉,从昆明城出发,向北,赶了将近200公里的路程,总不至于因天气变化无功而返吧?所以多多少少显得有些失望。但大家购置了雨衣还是硬着头皮往上爬,嘴里不说,心里期待着雨过天晴的时刻总是会有的。

坐了一公里的缆车之后,我们开始了真正的登山。第一站,抵达了一个叫“花溪”的地方,看见马缨花刚刚凋谢,一地落红,脚不忍心踏下去,生怕踩痛那无可奈何的忧伤,树枝上间或还能看见稀稀落落地挂着的一朵两朵在风雨中顽强地守望,但也失去了应有的色泽,很是可惜!看见奔腾的溪流忙于下山,越发觉得我们来的不是时候,虽然我们没有林黛玉那般葬花的伤感,却也掩饰不住落花流水春去也的一丝丝怅惘。这样的景致,若是换做一个春光明媚的季节到来,世事的艰难与奔波的苦楚便会烟消云散。可现在,雨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越下越高兴,接个电话都很麻烦,照相更不方便。走,还是停,甚至就此沿路返回?经过了短暂的思想斗争,继续。

爱花,总得为爱付诸行动,这正如我们景仰先贤,尽管斯人黄鹤一去不复返,但到了他们的故居也是一种欣慰,也可凭吊一番。马缨花谢了,轿子雪山是她的故乡,到此一游,对自个儿爱花一场,不也是一个交代么?

晃晃悠悠地我们来到了一个叫“一线天”的景点,军心又开始动摇了。望而却步并非无中生有之事,七八百米的台阶,五十至七十度的倾角,竖起了一把天梯,通向人们内心的恐惧,两边是悬崖绝壁,仰面一望,帽子差点掉落。此刻,我相信,只要我们老大发话:“算了吧!”大家一定会心领神会地顺水推舟,与这道崛绝的风景就此别过!我们老大叫王蓉,女的,党组书记兼文联主席。我们当面背地里习惯了叫她王书记,可是,这般陡峭的险境在影视剧中常常被设定为土匪出没的地方,不禁让我们心随境变,改叫王书记老大。老大说了一个字:“爬!”我们这个30人的团队最终没有落下一人。尽管中途有人产生高原反应,尽管大家攀登的步伐有快有慢,尽管雨水一直没有放过我们,但坚强的意志和齐心协力的团队精神最终还是成就了一次别样的跋涉。

行至天池,是我们这次登山的最高点,也是我们这次计划行程的一半。这里所说的天池,不是居住在天山的那个湖泊,而是与滇池一字之差生于云贵高原上的另一汪澄澈。雨水,试图搅乱天池的心事,却无法扰乱我们攀登的意志;雾岚,几欲掩盖轿子雪山的真相,但我们看见了雪松的坚韧,看见了马缨花的命运,看见了一个团队的凝聚力。下雨天让我们失去了一次一览众山小的愉悦,但我们得到了另一种启示:一头狮子率领的一群绵羊,一定能够打败一只绵羊率领的一群狮子。我吮吸着雨水,反复咀嚼这句老话。

天池边有一个小店,卖炸洋芋和烤臭豆腐,价格贵得惊人,但只此一家,别无分店,你有选择吗?先到的同事早就忙活开来,做好后勤工作,大家边吃边等,饥饿使我们的胃口失去了判断力,由于高海拔原因,洋芋总是炸不熟,可大家一致认为味道特好,超爽,辣得够劲,麻得过瘾,再贵也值,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值与不值,全在自己的感觉中,正如这次登山,如果一定要看到马缨花开,一定要看到白雪皑皑,一定要看到风和日丽才值,那么你一定吃不到最可口的炸洋芋和臭豆腐。

陆续等齐了队员之后,我们相互鼓励着继续往前走,战胜困难原来是多么的需要彼此照应!我们从另一个方向下山,途中经过了“精怪塘”。觉得这名字是有点怪异,但雨水没留给我们功夫去考证。它让我联想到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面对精怪塘,左边通向天池,右边通上轿子雪山的制高点——轿顶,这些,我并不关心,我想知道的是,用这顶巨大的轿子将一位被生活欺骗的小女子抬进洞房、抬入佛门、抬上天堂,哪一样更难?

轿子雪山,因形似轿子而得名,我当然就联想到古代娶妻以轿子把新娘抬进洞房的情景,进而想到生活的艰辛与世事的繁复,尤其妇女儿童等弱势群体,受人欺凌是常有之事。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仅仅因一次意外的失身,很可能就从此进不了洞房,由此对生活失去信心,遁入空门。今天的人们虽然已经没有承袭古人的贞操观了,但女性生存的不易依然不容忽视。当然也有人通过婚姻改变了自己的现状,从此进入天堂,一生光彩照人。

雾霾天气让我们的眼睛看不清的东西,心反而看得更明白。精怪塘带给我们的奇思异想似乎给了我们一种战胜困难的力量,疲惫的队伍一下子打起精神。我们来到了下一个景点“月亮岩”。月亮岩是一个完整的岩面,地处大黑箐东南面的边缘地带,是大黑箐与惠湖景区的天然分界,因其形似一弯新月而得名。实际上由于雾气缭绕,我一直没有看出来,这堵石岩长得像月亮,但不妨碍我以想象的方式穿越月亮岩下恋人们的浪漫故事。

由于轿子雪山山势陡峭,雪水融化形成了大大小小的瀑布,非常壮观。雪是纯洁的象征,瀑布自然也就传承了同样高雅的气质;相比之下,马缨花的美丽却经不住季节变换的考验,过早地零落成泥;真正能与高洁的品性相映成趣的只有雪松的质地。在这山上,雪松站成了一道令人赞叹的风景。人,没有理由倒下!我们正是以这种精神战胜困难,缓慢而终究坚持了下来的。轿子雪山的雨水很客气,一直陪同我们走了长达四小时的行程。

下山以后,我们每个人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挺过来了。同时也明白了一个事理,唤醒内心的力量完成一次艰难的逾越,靠的就是一种韧性。也许这样的旅游太过单调,花没看成,雪没看见,说得直白一点,无非就是一次“走路”,但我们不能忘记一个情景:冒雨。也不能忘记一个时间概念:长达四小时。更不能忘记一个事实:对于我们这些长期坐办公室而缺乏锻炼的人来说,无疑是一次难得的挑战。

法国印象派绘画大师保罗•塞尚说过:“作画,就是用一支画笔来思考。主题只是一个借口,一个起点,让作者得以表达自己。”如果我们计划出行,去登寻甸凤梧山,去登钟灵山,去登禄劝轿子雪山,那么,可不可以说我们就是用两条腿来思考?尽管每次登山的主题各不相同,也许是谈情说爱,也许是锻炼身体,也许是观光旅游,也许是钟情于心仪已久的马缨花……然而,恋爱也好,锻炼也罢,观光也好,赏花也罢,这些,无一例外都是一个借口,一个起点,无非是让登山者得以表达自己而已。

游轿子雪山归来,我心绪一直没法平静下来,曾以“花溪”为题写了一首小诗,记下了自己冒雨登山、赏花不遇的心境,希望不是自欺欺人。哈哈!

提前住到山下的目的

是为了第二天及早登上山顶

错过花开的季节

也有心花怒放的时刻

溪流下山不为别的

是想告诉全世界一个好消息

人在,风景就在

马缨花谢了,不必泄气

只要一直往前走

就一定会与无限风光撞个满怀


Copyright © 2017 jn.km.gov.cn 中国晋宁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2004728号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0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