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宁当日天气:15℃~17℃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谨守的慨叹(组诗)


 张凡修



一滩将息的清冷

人们又看见漏斗状的花开了,瓣五裂,倒卵形,粉红色

我从捣碎的酢浆草中榨取汁、浓浆和草酸

掺入麸皮

擦拭。麻痹又反光。我谨守的慨叹,并未妨碍我



给一切身内之物以较真。

“杂草轻抚着她”。

——依从草地的恬谧

曾断裂又粘合的那种杂音

近了。与梆子相似

闷沉、低颤——

弃念的了悟。因为太过用力,微风、蝴蝶

这些轻盈的美

依旧怀着接纳的好感逢迎

无怨念。


草房子


坯、草,安于自己的位置

顶部的密植,阻止听觉

进入背光昏黄的一面

几近吝啬的变迁

接二连三的选择无砖无瓦

最后留下来的,是

安于临时的土炕

然后你躺下,背弓倾斜

结构阴暗的部分倒置过来

当摇醒某个粘滞的清晨

倒塌正接近于轰然时

——睡眠里的沙太多了



我俯身于冰面听鱼的回音

凿冰、下网。回音从低处传来,经过冷漠

和碎裂的一场孤单

巧合的是

一辆拉棉花的拖拉机

为借一条近路,正碾过冰面

“渔网装满着黑色,沉甸甸地下坠”

冰窟窿伸出两根绳子

栓在拉棉花的拖拉机后面

累了倦了的颤抖——终将陡然跌断

那绳子坚决,又不容

置疑。在弹跳的回音中轻盈地啜泣



呈出从裹满肉体的桑叶中抽离的

蚕。指认啃噬

而我,对于碎裂的偏执总惯于

破茧的一端,是蚕的

下午。想你的念头像一只蚕,钻过

清凉而浓稠的植被

当我想向你呈出更多的枝叶时

我们可以互相择选

但这次,我被置放在一个晃动的筛网

之上,仅有两片叶子

更多的排泄物

形成颗粒

周遭,是大片

颗粒植物

正紧缠庞大的秋日

事实上,轮廓从未被打开

半隐半明,低垂着枝条

不过是风来摇晃,闲来前倾

庄重、警觉,并紧挨一条退后的小溪

大致轮廓于,一株大麦草失神时

一身颗粒的炸裂中

事实上,惟我离林地周遭

最近。我随身携带的布袋

已腾出宽敞的场院

当林地困顿之时,让我亏欠的收成

再碾一次碌碡



从来无法选择

是把散装的物体灌进去,还是来一次

新的拆封

这样的叹息,可以深入你的水中

就一只钩。而众多蚯蚓蠕动

都想成为食饵

接着,是鱿鱼和蝉蛹

是水流下的案板、刀具、炸锅

以及流血身躯

蝉蛹不再冒出油花后全身而退

而鱿鱼一直迟疑,完整保持舒展切片与

下锅之后的翻卷



雨后的缭绕有带刺的外皮

绵密而难以察觉

上升时,静默如谜的山谷

再次被仰望

——你会相逢

平缓,缓若秋水

因为触手可及

常常在夜里

总有一位神的奔往

她的霓裳把你拖进波纹的

深度里

使你睡着时会忘记溽热

除了今夜

再没有别的夜晚

让你察觉——

一根濡湿的黄瓜

还没碰落顶花


蝴蝶却在忙着


幼时瓢虫向成年过渡,需分解

挣脱,自己的旧乐器

蜕一层,响一层

蝴蝶却在忙着

被吹奏

同样都有斑点

同样头盖骨闪亮

——这乐器,是身上多余的器官

当斑点粘牢笛孔

叶片、草丛轻松多了

“两侧的音乐”自尽头而来

蝴蝶却在忙着

拆洗、晾晒。折叠时

也在听


龙舌兰


龙舌兰开花后植株即枯死。它的忧伤

有固定的形狀——

高悬的叶子涅槃成莲座

灰绿色的扶手

环绕。几乎是,一种抵制

大部的叶子向后反折,间或内折

纵向的白色或黄色条纹镶边

也有些底部叶子

软软地匍匐在地

这多年我日渐委顿。除了自己

什么都看不见

心里有缺口,想把它堵上

我就看一眼

昂扬两岸的龙舌兰


Copyright © 2017 jn.km.gov.cn 中国晋宁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7000700号 滇公网安备 53012203202007号
联系电话:0871-67808683 网站地图   网站标识:5301220001  中共晋宁县委 晋宁县人民政府 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