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宁当日天气:15℃~17℃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奔流到海不复回

                                        陆晓旭

    在这世上,每一条河流都是有生命的。它们爱屋及乌,无论发源于哪里,流经何地,都会给沿途的事物带来不尽相同的恩泽。河流的命,是奔流不息的命,一生不肯安于原地。河流最为重要的功能,在于防洪排涝,灌溉良田,丰茂水草,养育万物,保持土地肥沃,捧给人们以甘甜和清醇;而河流最为渴望的幸福,在于有山相依,有路可寻,有所期待,不仅能聆听鱼虾的呢喃,还可以拥抱蓝天和白云。

  中国,是世界上河流最多的国家之一,有许多源远流长的大江和大河。其中,流域面积超过1000平方千米的河流就有1500多条。中国的河流,按照河流径流的循环形式,有注入海洋的外流河,也有与海洋不相沟通的内流河。我们耳熟能详的,是长江,还有黄河。若以地域来论,云南曲靖乃至广州一带的人,引以为自豪的就是珠江,因为他们与珠江有着不可分割的渊源。  

    珠江原指广州到入海口的一段水道,因为它流经著名的海珠石而得名,后来逐渐成为西江、东江、北江以及珠江三角洲上各条河流的总称,它发源于云贵高原乌蒙山系马雄山,流经中国中西部六省区及越南北部,在下游从八个入海口注入南海;而诸如黑龙江、松花江、雅鲁藏布江、澜沧江、怒江、汉江、辽河……等等江河,只能留给那些懂得感恩,而且又受过它们恩泽的人去追溯。在这里,我要给大家讲述的河流,是在滇池治理过程中几乎隔三差五就会因为工作的缘由去看一次,去记录一遍的晋宁的河流。

    这里的河流,即使被冠名为大河也并不见得有多大,实际上和真正的大江大河比起来,也只是汗牛充栋罢了。然而,这里的每一条河流,是和烟波浩渺的滇池息息相关,休戚与共的。可以这样说,滇池是云南对外开放的一道窗口,也是昆明母亲心口上的一块明镜,每一条奔入滇池的河流,都是维持这扇窗口和这块明镜是否可以纯净如初的本质之源。滇池由草海和外海构成,处于昆明城市的下游,承载着现代新昆明城市和健康中国、健康云南、健康昆明循环大健康生态文化旅游的发展和未来。千百年来,它对于维系昆明的气候发挥了重要作用,被誉为高原明珠和昆明的母亲湖。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的发展,由于历史和人类频繁活动造成的各种原因,滇池水质开始逐年下降,水体也逐步呈富营养状态。为了改善滇池水环境,恢复母亲湖的生命力,昆明市痛定思痛,把滇池治理作为头等大事,从全流域、从源头来科学系统保护治理滇池。通过实施环湖截污及交通、外流域引水及节水、入湖河道整治、农业农村面源污染治理、生态修复与建设、生态清淤,昆明市定下了铁的目标,采取了铁的手腕、铁的措施。治湖先治水,治水先治河,治河先治污,治污先治人,治人先治官的思路忽如一夜春风来,呼啦啦吹到城乡各地,综合环境控制目标河()长负责制得到不断深化,一时之间拉开了河道治理的序幕。多年持续治理下来,滇池草海、外海水质由劣Ⅴ类转为Ⅴ类,滇池水质的改善给滇池带来了新的生命力。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在投资数以百亿的滇池治理工程项目中,河道治理真可谓是功不可没。

    还记得,初到晋宁的时候,我只知道这里是滇池南岸,有坐拥五十三公里湖岸线的临水优势,却不知道这里还有古城河、中河、东大河、大河、柴河、茨巷河、白渔河、南冲河八条滇池入湖河道。在滇池水环境综合治理过程中,作为一名新闻记者,这八条总长近九十公里的河道,我前前后后不知究竟围绕着它们走过多少次,亲近也罢,怨恨也罢,反反复复中,仿佛觉得自己和这些河流竟然有离不开、割不断、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清代的钱泳在一篇《治水必躬亲》的文章里这样说:治理水患的方法,既不能固执一端,不知变通,拘泥于古代的典章、制度,也不能随意相信别人的话。原因是地形有高有低,水流有慢有快,水停聚的地方有浅有深,河流的形势有弯有直,如果不经过观察和测量,就不能了解它的真实情况,如果不经过访问,征求意见,就不能彻底摸清情况。因此,治水必须亲自登山涉水,亲自辛劳,不怕吃苦。从前,海瑞治理河流的时候,穿着轻装便服,冒着风雨,在荒村乱流中间来来往往,发钱粮给民工,不苛扣一厘钱,并且随同的管理差役也没有横行勒索一文钱财,必须要像这样以后,事情才能办成功。如果贪图安逸,害怕辛劳,计较私利,忘记公益,远远地躲开嫌疑,避免抱怨,事情就做不成,治水也就难以治理好了。每每想到这些,沿着河流行走奔忙的时候,也就释然了许多,顺应了许多。以前,没有大动干戈治理这些河流的时候,有的河流从源头开始还像是河流,棱角分明,有模有样,可等经过了一些村庄,经过了一些山体,经过了一些滩涂之后,就开始扭曲起来,像耐不住性子的小牛犊,在田野里横冲直撞,最后没入沼泽或者一片荒芜里便不见了踪影,成为断头河;有的河流在农田间奔来突去,七拐八弯,开始两边还有可以行走的河埂,走着走着,河埂就消失了,变成了逼窄的田埂,不仅人行不通,在人河争地的矛盾中,有时候连河流也被逼得没有容身之地,一退再退之后,被改道而行,成了分流河;有的河流又长期处于放任自流状态,年久失修,年久失治,暴雨多发的雨季,被激流和砂石冲刷得面目全非,有的区域,河床不断抬高,几乎与农田平起平坐,一旦遭遇河水暴涨,出现洪水肆虐庄稼和良田的现象并不少见;有的河流则杂草丛生,严重干旱的季节,有的河流断流了,河流两岸的群众在河道里挖坑积水,为灌溉庄稼和蔬菜想尽了不是办法的办法,河道因此变得遍体鳞伤,极尽不堪;而有的河道,连名字也叫得十分沧桑,比如,印象中有条河流的支流就叫淤泥河,名字里也有发酸、发臭的味道,没有治理修复以前,把它和真正的河流相提并论,简直是河流的耻辱。

    在晋宁工作生活的十年,我见证了大多数河流的治理和变化,可以算得上是河流治理的见证者之一。有一次,我扛着足有七八公斤重的摄像机,参与河道治理视察采访,从河流的源头,再到入湖口,尽管偶尔可以坐一段路的车程,但大部分时间,我们必须徒步行走在河流两岸。由于河道两岸绿化、河床清淤、通达修路等原因,难免泥路烂滑,深一脚、浅一脚,脚下的黏土不断包裹鞋子,一双泥水混杂的大脚,走起路来非常吃力,有时,感觉脚下的鞋比腿还重。让人至今倍感温暖的是,在视察结束途中,随行视察的一位部门负责人,看到我忙活得气喘吁吁,竟然返身对我说:“兄弟,让我帮你拎一会吧!”然后,不等我客气一下,就从我手中把笨重的摄像机提了过去,沿着河道一走就走了2公里多。还有一次,市里的视察组到晋宁视察河道水环境综合治理情况和湿地建设,在行将结束的时候,刚刚还有晴好迹象的天气,突然乌云密布,风雨交加,就算大家撑起雨伞,也显得不可阻挡,伞外大下,伞里小下,风使劲一吹,手里的伞就开始歪来倒去,雨珠徐来,好一阵乱打,把所有人的裤子淋了个湿。我一个人打伞,还好没让摄像器材受损。等我坐进我们的车子,我才发现那位开车的年轻人因为没来得及打伞,全身都湿透了。当时,正是深秋时节,昆明的气候可是一场秋雨一场寒的时候,年轻人为了不让浑身湿透的衣服裹着自己不方便开车,索性把衣服、裤子都尽数脱了,用毛巾抹干身上的雨水,再打开车里的空调,裸身开车,冒着还不停息的大雨往回赶。这些极容易让人忽略的细节,于我看来,都是晋宁治理河道,为滇池水环境改善而发生过、存在过的,足可以温暖人心的小故事。

    抛开雨水季节不说,如今的晋宁,又对河道水环境进行了综合提升整治,每一条河流呈现出了今非昔比的面貌。不论你想看那一条河流,只要你去走一走,看一看,随处都可以看到的,是水清、岸绿、道路通达,杨柳依依,香樟滴翠,芳草萋萋,芦苇摇曳的景象。晋宁的八条入滇河道,全部都恢复了良好的生态景观,近20万株各类植物,沿着河道,把河流织成了一条条绿色的长龙,蜿蜒在晋宁的大地上。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年来,按照两岸拆迁,开辟空间,架桥修路,道路通达的要求,由地方政府负责做群众思想工作,无偿让出修复河堤所需空间,以单边通达为主,恢复35的生态河堤,恢复河堤147公里,实现道路通达123公里,在为防洪抢险打牢基础之际,也给当地群众的生产生活带来极大的方便。有的群众对记者说:没想到半年没回老家,家乡变化这么大,农村人每天清早、傍晚也可以像城里人一样在景色优美的湿地公园里散步了!

    从河道治理到湿地建设,在保护与发展中,晋宁已先人一步,进行了很多有益的尝试。人们都说,湿地是治理和保护滇池的一块巨大的,也是滇池湖滨区域的一道道特色风景。在晋宁的河道治理中,每一条河流的入湖口,几乎都有一个天然与人工科学干预的湿地,这些湿地各有千秋,特色各异,沿滇池湖岸串联成线,特别诗情画意。其中,东大河湿地目前已经是昆明市最大的河口湿地,并且被批准建设成为南滇池国家湿地公园,有湿地,有沙滩,有森林,有亲水栈道,湿地内小桥流水,草长莺飞,由著名书法家题写的文苑碑,为这里增添了一份文化气息,吸引了很多爱美人士前往参观、游览,看美景,拍婚纱照。这些巨大的变化,是晋宁河道治理取得的前所未有的成果。八条入滇河道,在先期截污治理净化后,再缓缓流经八个入河口湿地,在湿地净化后汇入滇池,补给母亲湖达标水,合格水,还给滇池一湖碧蓝。

    把每一条河都打造成不同的景观河,让每一条河都赋予不同的生命,不同的性格。晋宁采取一河一策措施,每一条河选择一种主要的树木,形成不同的景观。过去,柴河河堤最窄的地方只够一个人通过,现在东风车也可以通行了,连村里的年轻人谈恋爱都喜欢到河堤上走走。与此同时,晋宁区还大力开展生态文化旅游和休闲度假体验相融合的方式,在确保生态优先的前提下,通过科学规划、精心布局和合理开发利用,引进了七彩云南古滇名城项目,在滇池及周边沿湖地区打造具有高原湖滨生态城市风貌的国家级生态文化旅游示范区。经过多年的努力,古滇艺海大码头、古滇精品湿地公园、七彩迎宾大道樱花谷、爱心广场、温泉山庄等项目已建成开放,平均每天到访游客近两万人。滇池清,昆明兴。河流得到有效治理,水质越来越好,精品湿地也越来越受到各种鸟禽的欢迎。目前,滇池湖滨湿地植物共有290种,较2012年增加49种,并在滇池南岸出现了喜清水性的苦草、海菜花等物种。滇池现存鱼类23种,土著鱼类5种,濒危物种滇池银白鱼和金线鲃等开始得以重现。而且,滇池沿岸的湿地现有鸟类138种,较2012年增加42种,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鸟类就有7种。2017年,在春暖花开的季节,滇池南岸湿地出现了中国境内一度绝迹的珍稀鸟类彩鹮。每年的冬春季,光临春城的约4万只红嘴鸥中,有好大一部分,也开始从翠湖向西山草海和南滇池国家湿地公园、古滇艺海大码头一带逐步有序转移,物竞天择,顺应了历史的变迁和发展秩序,蔚为喜庆。遥想当年大观楼长联的作者孙髯翁,这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烟波浩渺,气势磅礴,加之三春杨柳,四围香稻,九夏芙蓉,万顷晴沙的美景,怎不让人豪情万丈。再看这一湖光山水波光粼粼,静观西山睡美人在滇池边轻轻浣动秀发,一定会让多情的文人墨客暗自酝酿出许多美好的情愫。

    赫拉克利特说,太阳每天都是新的。一切皆流,无物常住。世间但凡存在的东西,都是一条河。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以前我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现在我明白了。宇宙万物没有什么是绝对静止和不变的,一切都在运动和变化。当人第二次面对同一条河流时,你所看到的流水,已经不是原来的流水。有人总结过,在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里,描写古代先民在江河边繁衍生息、劳动生活的诗多达六七十首。比如,《周南关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此外还有: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等等,这些水边的情诗,就诞生在汉水之滨,或飘忽不定,或扑朔迷离,爱的含蓄与美好,都在水边演绎成古今人类梦境般的追寻。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因为河流和滇池的缘故,晋宁现在也有了“古滇苍苍,在水一方”的形象宣传用语,让郑和故里,湖滨新城浸染了些许诗经的墨韵。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人,都还记得词作家乔羽和作曲家刘炽共同创作的那首经典歌曲《我的祖国》,歌里有这样一段词:“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是的,我们的祖国,很博大,她有光辉悠久的历史,她的高山、峡谷、长江、黄河、森林、牧场、平原、田野,是那么辽阔,那么多彩,为了保卫她,许多人前仆后继,流血牺牲,用青春和热血抒写了壮美的篇章。而晋宁的八条河流,大大小小,都流向了浩渺的滇池,虽然它们比不上黄河,比不上长江,但每一条河流有每一条河流的使命,每一条河流有每一条河流的担当,每一条河流有每一条河流的追寻与梦想,在它们汩汩流淌的清澈与纯净里,必将生长着晋宁这块土地上的儿女们另一种生生不息的精神与意志,静水深流,载负起晋宁人刚柔相济、至情至爱的给予,在滇池母亲湖停留一个时期后,又将从海口镇,顺着螳螂川流入普渡河,汇入金沙江,奔向长江,奔向大海,永不复回,在我们的梦里回响跌宕起伏、激情彭拜的涛音。


Copyright © 2017 jn.km.gov.cn 中国晋宁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2004728号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0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