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宁当日天气:15℃~17℃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汤云明

    最早知道老高村这个地方,是初中时班里有一个同学是这个村的,同学们经常把他戏说成是“高老庄”来的,因而,这个老高村给我留下了较深刻的印象。

     等长大工作以后,也还会经常听说到这个小地方,也偶尔会从村外的二鸣公路擦肩经过。但一直没有机会走进她温情的怀抱,和她促膝交谈,静心领略一下她的美丽、端庄,也好认识一下村风民貌,自然历史,风土人情的多姿。

     为什么要叫老高村,而不叫老李村、老王村,或者其它的名字,我好奇于老高村的名字来历,可惜问了许多老人,都说不清楚这个问题。有人说,最直观的理解和特点是村子的地形建在半山坡上,农田在山脚下的二街大河旁边,村子地下水水位较低,以前没通自来水的时候,村民用水需要打很深的井,用很长的桶绳才能打到水。有个夸张的说法是村民到井上挑水,只能是一头挑水,一头挑桶绳,每次去井上只能挑回家一桶水,虽然有些夸张,但这井水的深度可见一斑。

     借着这次文化采风的机会,我可以深入小村子对她进行仔细的认识和打量,心里还是有些激动和好奇。才进入村子,干净整洁的巷道和小型生态公园,老人三五成群,悠闲的在屋檐下闲聊或是在小公园散步健身。一派和谐、安宁的景象。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遍布整个村子路网的消防管道,好像在其它村子很少见到这种景象。

     村委会的当家人和十多位比较有文化的老人带着我们走过房前屋后,走遍了村子里最有代表性的景物。建成三百多年的三皇宫,没有人说得清年代的三孔古石桥、锁水阁、钟馗神庙,上百年历史的桂花树、皂角树,有双狮抢绣球形态的狮子山脚下一长、一圆两个龙潭,以及在当地植被覆盖最绿最清爽的对过山、静静地流淌了千万年的二街大河等,都一一走进我的视野和胸怀,诉说着这个小村子几百年的过往岁月和历史人文积淀。

     陪同我们采风的这些老人,年龄最大的已经85岁高龄,最年轻的也有60多岁,但个个精神矍铄,也不给我们摆老前辈的架子。他们有的还曾经当过村里的生产队长、村委会干部、中小学老师等,有的是在外工作,现退休回乡。对于村子里翻天覆地的变化和曾经难忘的过往,这些老人最有发言权,也最说得清楚。

     老人们说,村内原来有文物古迹、古树名木多处,如今有的已经被时代所淘汰,没有了遗迹,比如水碓、水碾房。有的已经拆旧建新,不再是以前的模样了,比如锁水阁、钟馗神庙。现今,就连三孔古石桥也在旁边新建了一座混凝土大桥,原桥已经闲置了好几年。村中原有一棵两个人才能合抱起来的古老茶花树,至少是三五百年以上的树龄了,开出的九心十八瓣茶花有大碗口那么大。只可惜,几十年前知青下乡参加劳动时,把生产队的猪、牛粪草大量的包围堆放在树干下,当时没人懂得这样做的后果,也没有人在意这个事情,没想到不久以后,这棵树就一天不如一天,叶黄枝落,逐渐的枯死了。说起这些往事,老人们连叹可惜。

     村中现存的最大古建筑,就要算三皇宫了,在老高村内,这座宫殿式的建筑曾经是全村人过节朝拜、求神祈祷、开办学堂、开社员大会、文艺演出和操办红白喜事的地方。因而受到全村人的崇拜和敬仰。宫里现存两块石碑,一块《三皇宫常住碑记》,较详细地记载宫殿的建造过程。另一块《修三皇宫功德》,记录了当时的捐资情况。从这两块石碑都可以看出宫殿建造于康熙五十二年,按现在的推算是1713年。而宫殿大门上的大红色“三皇宫”匾牌上落款时间又是咸丰元年(1851年)。对于这块匾牌,还有一段很有意思的小插曲,就是在上世纪曾经的动乱年代,不知是出于对古董的保护还是其它原因,这块匾牌不知所踪,失传了好多年。等后来氛围宽松了,可以重新打理修缮宫殿,上百年的匾牌又被人找了回来,安放在宫殿门口。现存主殿房梁上用墨笔书写的一行大字也还清晰可见,表明这座大殿建造于民国癸未年(1943年)。

     以上这些数字和年代表明,在这过去三百多年的风雨洗礼中,三皇宫经过了多次的重建或改造,才保存至今。现有一部分偏殿是近几十年由村民自己集资修建的,供奉着送子娘娘、五谷王子等神仙的塑像。村中还传说宫内曾有一把重100多千克的习武大刀,作为镇殿之宝,但多年前已毁。三皇宫原有的格局是五殿六天井(院)。以前,狮子山脚下一长、一圆两个龙潭的清泉似银带绕村流入三皇宫,再通流这些天井,成为村民在宫内宴客用水,可以直接舀水洗菜做饭。中华传统文化中,“三皇”即天皇太昊伏羲氏,地皇炎帝神农氏,人皇皇帝轩辕氏,他们统称为中华民族的祖先,要是这些圣贤在天有灵,也会感念老高村人民对他们的虔诚和敬仰之情。

     老高村是个人杰地灵的宝地,在二街镇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物传略记载中,老高村就有两个,一个是余炳文,1884年出生,1911年参加“重九”武装起义,后任警卫大队上校大队长,参加滇军援川战役,1916年在援川战役中身亡,终年33岁。他去世后得到滇军统帅唐继尧的厚葬,后荣归故里,回归祖坟。另一个名人叫非金有,1879年出生,先后曾在广东北伐军任营长、在昆阳县常备队任队长、昆阳县民众自卫队大队长等职,他思想进步,协助中共地下党活动做了许多工作,为昆阳的解放做出了自己的贡献,1957年去世,终年78岁。老高村还曾经有人物考上过贡生、有人当过云南永昌府(现保山市)道台,都因年代太久,没有留下太多的详实资料。

     站在对过山上俯瞰晨光中的老高村,阳光把整个村子照得清秀明亮,几缕炊烟袅袅着村民一天生活的开始。村子虽然在得较高,但并不缺少水,除了村中分散的水井以外,狮子山下一长、一圆两个龙潭还比村子在得高,泉水一年四季不断地流过村子,最后经过锁水阁后的水碓、水碾房,流入更低处的二街大河。这二街大河发源于响水村,村庄前后是溪流,最远的是一个响水龙潭。水流经野马冲山脚成为大沟,沿流越来越宽,水流也越来越大,形成大河。流经二街镇大部分的土地,汇入安宁市鸣矣河,在二街境内全长近20公里。二街大河是二街群众的母亲河,现经过治理后变得更加的平直、宽敞,并用石头镶砌了河埂。村中老人说,以前,由于自然、地形的原因和灌溉田地、方便取水的需要,大河的流向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是自然曲折的。为了防治水患,保障农田和村庄的安全,1974年才在农业学大寨的运动中对山、水、林、田、路进行综合治理,改挖大河为笔直,河深堤高。现在浇灌可以用机器抽水,河流变直了也不会有影响。

     这座对过山是老高村最高、也曾经最有故事的地方之一,由于村民的爱惜和保护有力,现山上植被覆盖率很高,杂草、灌木、乔木重重叠叠,一年四季绿意盎然,溪水潺潺,有些地方茂密得人都难以钻过去。对过山在近代以及社会主义建设时期,都留下了许多诸如为保护绿化造林成果,村领导正人先正自己;为扩大耕地面积,促使其增产增收,全村把分散在田间地头的坟地统一搬迁到山上;为改变村容村貌,建设公共厕所等,让全县人民“远学大寨,近学老高”的乡愁故事。现在说起这些陈年往事,老人们都还很自豪。站在对过山上看老高,老高会更高,我想肯定是人文气质高、思想觉悟高、村风民约高……

     我们来时,正值仲夏时节,村里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二街大河从村旁缓缓流淌走过,滋润着两边大片大片的蔬菜、水果和花卉。十年前建成的“爱乡林生态公园”,是由村民自发让出各家自留地,并动员了老高村在外地工作的赤子、企业家、村民捐资买树建成。与不远处的狮子山脚下一长、一圆两个龙潭共同组成了一幅美丽幸福新农村的田园风情水墨画。两个龙潭连同周边水域有好几十亩,碧绿荷叶连连、红白荷花点点,水草飘逸肥美、鸭鹅成群戏水。荷叶、荷花、水草特殊的香气在夏日骄阳的暴晒下,一股股入鼻、入肺、入心,会让人想起古诗名句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壮美画卷。

     走过老高村,理解了老高村,正象生态公园“爱乡林记事碑”上写的那样:“龙潭清泉碧水汪汪,母亲河潺潺长流,两面青山绿水成荫,村中屋舍红墙白瓦,男女老幼乐业安康,这是现实,也是希望。”

     老高村,是晋宁区二街镇九个行政村中最有灵性的一块宝地,也是镶嵌在二街大河上最闪亮的一枚珍珠。愿有着包容、勤劳、纯朴、热情、正义传统民风的老高村越来越好,繁荣富饶,世代荣昌。

Copyright © 2017 jn.km.gov.cn 中国晋宁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7000700号 滇公网安备 53012203202007号
联系电话:0871-67808683 网站地图   网站标识:5301220001  中共晋宁县委 晋宁县人民政府 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