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宁当日天气:15℃~17℃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组诗)

    胡兴尚

    一直想在山里造间石屋

    可山里的石头都铁了心肠

    山里的茅草都举着刀子

    准备和我兵戎相向的

    还有隐居在山里的白云

    我无意成为山里的叛徒

    它们只是怕我走漏风声

    它们是对的,我身上

    沾惹太多世俗的积习

    听见我的脚步声

    粮食躲起来了

    阳光收起了笑脸

    连泥巴都背对着我

    仿佛,我是反复得手的贼

    昔日的晚霞和炊烟都是我偷走的

    不行,我就穴居野处

    卧高岗,枕流水

    白云衣兮,桃花果腹

    让荒草覆掉出山的小路

    和尘埃有约在先

    便于它随时为我打开

    通往大地的门


    月出东山


    徐徐扑面的清风

    是野花的鼻息

    存留着,白天的金戈铁马

    雁阵斩落的月光堆在脚下

    白茫茫的刺,扎痛心窝

    我有无数不下山的理由

    午夜,你心中的露水

    张着火焰的小小红唇

    过于暴戾的焚毁

    无不因你而起,只有野花

    阻断最后的溃败

    月出东山,那是一寸寸大起来的

    草木的灰,我愿守着

    这萌动的小小坟茔

    这滴落在你眼窝中的爱情

    那是挂在高处的铁门环

    拍打着,通往天空的路

    从那里可以重返村庄

    重返母亲的绣花针眼

    我所有的愿望终于此

    葬我于斯,渴饮白露

    葬我于斯,怀抱月光



    天空倾斜的部分

    正植入大地深处

    我们躲在一个雷暴中心

    点燃起裂骨的火花

    撕一块肉,剥一根骨

    总有一丝剧痛连着泥土

    茅草抓紧秋风,奔走相告

    “风暴来了,风暴来了”

    山野如炮火翻耕的万人群墓

    洗白了骨头的

    不止光阴和流水

    不止破碎不堪的沉默或喧嚣


    身体里的江山


    吃东北的大米,身体里

    一望无垠,稻花飘香

    昔日的荒原,今天的粮仓

    母亲提着我的肚脐灌浆

    有骏马来自荒远的塞外

    有牛羊越过迢遥的边关

    牛奶里翻涌着无边的大草原

    一枚草茎是我客居的异乡

    舌尖上一颗甘甜的葡萄干

    是风干于晚秋的疆土

    北风吹开了茫茫的大漠

    时间湮没了沉睡的沙海

    最高的山峰撕开了乌云

    大雪下到了彩云的南端

    骑着藏牦牛闯入了梦境

    剖开胸膛沐浴干净的佛光

    最永恒的是东边的沧海

    海底有播种福祉的桑田

    潮汐送来了风雨

    汗水冲开了萧瑟



    说吧,就像大风撕开乌云的嘴巴

    从它空空的腹中,取走

    水汽团,闪电,闷雷

    像被黑云压低的天空一样

    努力亲吻着大地的伤疤

    说出洪水的宫殿,口沫横飞

    说吧,说出石头不愿开口的秘密

    吃了一千年石头的人

    披着石头的外衣,他一开口说话

    有一些毁灭的声音,翻滚着

    说吧,说出腐烂在肚子里的

    玉米和土豆经久的战争

    说手背敌不过手心

    说英雄惨死于光阴

    说万物生于虚念

    说天地唯我永恒

    说三月扬州花未放

    说塞外大漠凝秋霜

    说吧,对着斜口向上的树洞

    天空的耳朵,说出蜻蜓的谎言

    当它静止于无风的下午

    它的身体是它的双翅,就像

    当我们静止于忧伤的沉默

    我们的语言就是我们的飞翔



    这是空出的半个村庄

    放眼四望,绿树葱茏

    炊烟黯淡,躲在地下的白蚂蚁

    开始了新一轮溃堤的挖掘

    每户农家,碗筷空出了一套

    座椅空出了一张,破壁空出了一爿

    火塘空出了一半,残灯空出了一半

    靠枕空出了一半,棉被空出了一半

    暧昧空出了一半,亲热空出了一半

    柴米油盐空出了一半

    家长里短空出了一半

    断墙上的犁空出来了

    黄牛的胃空出来了

    酒盅空出来了,烟筒空出来了

    鼾声空出来了,狐臊空出来了

    女人涨水的身体空出来了

    午夜流光的温柔空出来了

    空出来的半个村庄,荒了凉了

    老了瘦了,高起来了,远起来了

    只有那些空出了威严和凶暴的孩子

    在母性的暖阳中,阴柔地长着

    空出的部分,长满了霉斑

    杂草,长脚蚊,毒蘑菇

    一年到头,只有逢年过节

    那些空出的部分,才会被

    偶尔填满,欲语还羞

    意犹未尽,只有到老了的时候

    那些空出来的,杂草丛生的地方

    才会成为最后的,埋骨之乡



    梦醒后,雪花密密地缝合起天地

    我们置身于硕大无朋的白色布袋

    空空如洗,除了白,只有无

    好像一念之间,上帝便收回了

    山川,草木,色彩,人烟,物类

    大小,远近,晦明,异同,归于无

    真正的大一统,纯粹,还原,归零

    推开门便推开所有的门

    喊出痛便喊出世界的痛

    站在雪野,世界大同,草木是灰

    灰是花瓣,花瓣是星辰

    星辰是荒漠,而我,是空白

    是朽坏,是雷电,是雪本身

    我躲在我的内部,泛出白

    白如齑粉的白,白似全无的白

    只有意外窜出的野兔,飞鸟

    流光,阴谋,暗算,昭然若雪

    隐匿于大无之白,无踪影

    这时候,你不能精于算计

    不要热衷于贪取,独占

    没有走不出的明天

    没有到不了的彼岸

    因为,在空如梦寐的雪野中

    无即大有,今朝即末日,足底即彼岸

    你拥有的就是你即将逝去的

    你的退出将赢得你等候的全有

    作者:胡兴尚

    Copyright © 2017 jn.km.gov.cn 中国晋宁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7000700号 滇公网安备 53012203202007号
    联系电话:0871-67808683 网站地图   网站标识:5301220001  中共晋宁区委 晋宁区人民政府 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