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宁当日天气:15℃~17℃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据市气象台消息,今年是本市有气象纪录以来最热的一年,今天预报最高气温31,现在已是晚上八点多钟,但温度并没降下多少,天仍热得让人喘不过气。

    天热,市公路管理总段总段长耿亚东家里更热。他家住总段生活区一幢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单位宿舍楼三楼,不是没隔热层的顶层,按说不会太热,但他和妻子何燕门窗紧闭,弄得这百来平米的房子像蒸拿房。不是他俩不想和大家一样门窗洞开以纳凉风,而是不能打开门窗。

    与生活区一墙之隔是市里的荷花公园,一年四季花红柳绿,园里的莲池终年绿水涣涣,夏天红荷盈盈,瞧着让人暑气全消。现在荷花还没开,公园晕黄的景观灯下,墨绿色的湖水荡漾着熔金般的涟漪,但在耿亚东两口子看来,这涟漪像跃动的火焰,爎人;树上的蝉们不歇声热死啦热死啦的嘶吼,火上浇油。

    耿亚东两口子门窗紧闭,是因为他家正好邻近公园。本来住宅和公园比邻再好不过,芳草鲜花赏心悦目,负氧粒子还多,有利身心健康。但问题是和生活区一墙之隔是公园里的小广场,每天从早到晚都有大妈们活动。大妈们放的音乐并不难听,唱得也不差,但再好听的歌曲也会听烦了,更要命的是音量太大影响住户休息,家中的老人、娃娃或学生更是不胜其扰。住户们曾经多次和大妈们隔墙喊话,职工代表还在总段职代会交提案,希望单位出面和大妈们协调解决一下,但对总段工会领导的出面大妈们不为所动;有的住户还打过110,警察来了也只能让大妈们暂时把音量开小一点,警车一走大妈们仍我行我素。因为这样,这里的房子在市中心价格最低,有经济能力的住户能搬的都搬了,搬不了的只好无奈的忍受着,耿亚东家就是这样的住户。

    耿亚东和何燕的女儿婷婷今年上高二,市重点中学一中。学校宿舍紧,市区学生一律走读,婷婷晚自习只能在家书房里上,每天不得不忍受这噪音折磨。为尽量让女儿耳根清静,两口子把屋子临公园一面门窗关紧,连书房门也关上,但效果有限。门窗一关屋子通风不良,冬天还好,这大热天屋里热得像蒸笼。也曾装了个空调,但婷婷身体不适应,一吹就会得过敏性鼻炎,墙上的空调成了摆设。

    一年级玩,二年级苦,三年级拼,明年就是关键时期,而且去年婷婷被学校选送到加拿大渥太华一所中学当校际交换生,表现得到渥太华大学赞许签了协议,高中毕业雅思测试不低于6.5分就能到该校上学。这是加拿大最古老和最大的大学,世界有名的学术中心之一。女儿这样优秀,又处于这样的紧要关头,爹妈却不能为她创造一个良好学习环境,一年后的出国因为费用问题又有不确定性,让耿亚东两口子很揪心。

    心疼女儿的耿亚东和何燕不时给女儿送送水,擦擦脸上的汗。其实,如果耿亚东开口,校方让婷婷住校不是没可能,何燕有一次也曾在他耳边嘀咕,让他找找校长,耿亚东不干。

    总段和一中是共建单位,在学校建设上出钱出力,目的是让工作条件艰苦的职工子女多有几个上这名校的机会,怎能为私事开口?耿亚东干脆的一口回绝。

    何燕从此没再提这事,但不时会对耿亚东念叨:哪天能把自己的新房子装修好搬过去就好了!每当听她这样说,耿亚东都只好无奈的笑笑。

    为改善职工住房条件,总段在市郊团购了一个商品房楼盘,耿亚东抽签买到一套复式楼,两百多平米,背山面水,宁静清雅。如果能过去住对婷婷学习当然很处,但问题是房子加地下车库首付五十多万元,把他们两口子口袋掏个底朝天,还按揭贷款得当十多年房奴。装修?想都别想!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何况装修和配家电家具少说也得四五十万,一时肯定掏不出来。另外,如果女儿明年出国留学,几年下来少说也得几十万……一想起这些事,在单位上处理大事小事办法多多、游刃有余的耿亚东,竟然感到压力不小,且颇感无奈。

    为不影响女儿学习,何燕在客厅看韩剧什么的把音量开到最小,对话只好看字幕,没字幕就看哑剧,聊胜于无。耿亚东在一旁看书,有一搭没一搭的瞄一眼电视。

    一般晚上十一点左右母女俩休息后,耿亚东才进书房打开电脑,上网搜索浏览一下业内资讯,有时用设计软件做一些养路护路机械设备和施工技术的革新改造设计。耿亚东是业务型领导,参加工作后大部分时间在基层,当上总段长后坐不住办公室,一年有大半年泡在县区管理段,经常沉到养路施工现场,针对发现问题和实际需要搞发明创造和技术革新,获得了几项国家专利。

    这天晚上,一墙之隔的公园里大妈们还在伴随着强劲音乐莺歌燕舞,耿亚东两口子和往常一样,忍受着酷热一人电视,一人看书,突然有笃笃的敲门声,何燕起身从猫眼一看小声说:张辉。

    张辉是辉煌道路工程公司的老总,多年前和耿亚东是同事和好朋友,公司和总段业务也多有交集,但两人平时各忙各的,走动并不太多,现在他来做什么呢?原来这些年市里的8条二级路养护外包出来由辉煌公司干着,下月合同期满要重新招标,买招标资料的有市内外几十家单位,耿亚东评估了一下,从资质和实力看,真正有竞争力的是总段和原承包单位辉煌公司。

    总段这些年通过全段上下艰苦努力,形成了一只善打硬仗的职工队伍,拥有众多养路机械设备,质量、工期等都能较好满足甲方要求,再加使用了几项耿亚东的独家专利技术,能大大降低成本,这次投标对其他单位有压倒性优势。

    辉煌是民营企业,经营和分配机制灵活,员工待遇真正做到多劳多得,能最大限度调动大家积极性。另外作为原承包单位,对这几条道路了如指掌,是这次投标的最热门单位之一,和总段有一拼。

    下个月就要投标,这敏感时候一个投标单位老总,到另一个投标单位老总家中拜访,意味着什么呢?但来的都是客,何况是张辉,耿亚东示意何燕开门。稀客啊,张总!耿亚东起身把张辉迎进家。

    呵呵呵,还总呢,皮泡脸肿!张辉也不客气坐到沙发上。看到电视在放哑剧,他不解的问,耿哥,你和嫂子唱的哪出戏啊?还把门窗关得紧紧的!张辉热得用手掌做扇子状直往脸上扇风。张辉比耿亚东小一岁,人后对耿亚东叫哥,何燕比他还小,但他嘴甜,一直叫嫂子。

    耿亚东递把扇子给他,指指公园那边,唱听不得戏的戏!

    嘿嘿嘿……”张辉笑起来,你们家复式楼要闲着养老鼠啊?

    何燕说:这天就够热了,你还来调心火,亚东和我就那么几文干工资……谁像你土豪一个,别墅想住就住!张辉好多年前就住上了别墅,还是独栋,乔迁新喜时耿亚东和何燕应邀去祝贺过。

    张辉说:看你说的,嫂子,我早说过只要你和耿哥开口……”

    耿亚东和何燕买房子时,张辉说过可以从他这儿拿点钱,耿亚东婉谢了。此时耿亚东不想提这些事,朝何燕挥挥手让她别说了,指着张辉放到茶几上的一包东西打岔,人来就行了,还带东西来。

    张辉说:一包茶叶而已,放心,不是想撂倒你的糖衣炮弹。今年的明前茶,朋友最近从普洱弄的,我喝着还不错,匀一点给你们。

    谢谢。想撂倒我不容易呢,市里出台了领导班子表决重大事项的决定,重大事项都要集体决策,特别重大的还要由段党委会、党代会和职代会集体讨论决定。我这个当段长的只能末位表态,想犯错误都难!这特殊时候张辉来找自己不知有什么事?耿亚东先给他打预防针。

    哦,不过今晚是有事想和耿哥谈谈,放心,不牵扯总段,只是你我之间。

    好啊,平日你我弟兄各忙各的,好长时间没在叙叙旧了。

    耿亚东和张辉十多年前都是总段中层干部,耿亚东在市南边晓明县,张辉在北面河边县,在段里有南耿北张之说。两人还是一起参加工作的,同一个工段,住一间集体宿舍,好得穿连裆裤,没成家之前饭票放在一个皮鞋盒两人共用。十多年前这两位年轻有为的管理段段长竞争总段段长,耿亚东胜出,张总辞职下海开公司干老本行路面养护。

    耿亚东想留住他做得力臂膀联手干一番事业,张辉说:耿哥,你上我服,也相信你能干得好,但你一任五年,而且凭你的能耐肯定会连任!人生有几个五年?对不起我要自己干了!张辉下海挣下一份可观身家,开的是号称官车的奥迪A6,豪华型,少说也得六十多万,比耿亚东按国家配车规定用的公务车好多了。

    张辉说:也不全是叙旧,耿哥。

    哦,有事?请讲。

    那我直说了,耿哥,想不到十多年后你我哥俩又要为这次市里二级路养护招标兵戎相见

    看你说的,这样一个大项目,有几十家投标单位呢,你我这样有实力的单位参加角逐很正常嘛。看来张辉对他多年前竞争上岗失利一事仍未释怀。

    是有几十家,但最有竞争力的非总段和辉煌莫属!这,你不会否认吧?

    说实话,是这样。

    而你的胜算更大,你承认不承认?

    耿亚东笑起来,兄弟,总段和辉煌各有优势。骄兵必败,关键时候你别来给我下药!何燕,把张辉送来的好茶给我们哥俩沏上!何燕见他们谈工作上的事,沏上茶进了卧室。

    啜饮着何燕端上来的香喷喷的新茶,耿亚东说,好茶!真是好茶!来来来,喝茶喝茶。又半真半假的说:下个月就投标了,你我两家投标单位的头儿在一起说这些事儿不太合适。

    你听我把话说完,本来优势应该是五五开,但听说最近总段要把你那个路面养护的国家专利技术全面推开,这胜利天平肯定会倾向总段……”

    提到这项专利技术,耿亚东不由心生自豪,使用它能在保证质量基础上缩短工期和大大降低成本,路面使用时间也比一般修复技术和工艺施工的更长,尤其操作完成后即可通车,更加受甲方欢迎,这也是这次总段投标的秘密武器

    见耿亚东没否认,张辉说:耿哥,你也知道,现在工程难找,大工程更难找,我现在手头那些零鸡碎狗的小工程找的那几个钱,对于辉煌这样规模的公司来说简直杯水车薪,最近我工资都难按时发了。

    耿亚东笑起来,少哭穷,猪是哼大的,我又没向你错钱。

    真的,耿哥,这几条二级路养护项目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关乎公司生死!你不会看着我这个小兄弟失去这个饭碗吧?张辉说。

    耿亚东认真起来,让我叫总段放弃投标?

    这不是你的风格,那样你对段上也不好交代!你不会做。

    那你的意思是……”

    把你的专利也转让给我!

    原来如此,耿亚东对张辉说:这样啊,你想我能这样做吗?

    能,为什么不能?我了解得很清楚,这是非职务发明,你完全有权利自行转让!

    你功课还做得挺深,是个人专利,但我不想转让。

    为什么?

    不为什么,这个专利要说是个人的,也是个人的,但你知道它是我在总段工作几十年心血的体现,你更应该知道其中也有工友们多年施工经验总结的成份;小试和中试时,段上的工人和工程技术人员还提一些改进设计建议,从这个角度说,这也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耿哥,莫说这些,我查过了,专利证书上发明人只有你的名字,你完全可以安安心心转让。

    问题是我不可能安心啊!耿亚东说:你说你日子难过,你就不知道我的日子也不好过!养护资金紧缺,而且经常不到位,总段也要生存,也要发展!这工程对辉煌重要,难道对总段就不重要?耿亚东有些动容,兄弟,你是总段出去的,难道忍心看着段上的弟兄工作不饱满?甚至一些弟兄没事做!没工资奖金拿?

    这个话题我还真不想这样说下去……耿哥,请问你差不差钱?

    差钱,差得还多。

    想不想钱?

    说实话,想钱。

    那放着这么一个一分钟就能来钱的事不做,这我就不理解了!

    好理解。我就想让总段的弟兄们活计饱满,工资奖金更多,单位有更大发展,让大家说,耿亚东这个段长不是白当的!这届段领导班子有能力、有水平!就这么简单!

    两人一时无语,耿亚东貌似在专心看电视;张辉玩弄着手上的茶杯。何艳走出卧室,来,我给你们续续水。

    张辉扬腕看看表说:谢谢,嫂子,时候不早了,水就不要倒了。轻轻把杯子放下,耿哥,希望你认真考虑一下我刚才说的,这是一个让你很愉快的价格。

    不是钱的问题,兄弟,依你手笔,转让我肯定会很愉快,但不转让我会更愉快。

    这样啊,那我就不多说了,再见,耿哥、嫂子!张辉起身走了。

    关起门来,耿亚东问何燕,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

    听到了。

    我做得对吗?

    也许对吧?

    不是也许!是对!

    茶几上耿亚东的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张辉打来的,耿亚东把手机摁到免提,耿哥,茶杯下有张银行卡,密码是我俩住的集体宿舍的幢号和房号……”

    耿亚东急忙拿起茶杯捡起银行卡塞给何燕,等一下!我叫何燕送下来……”

    不用了,你看着办,我走了。

    耿亚东和何燕急忙走进卧室,从面朝小区院坝的窗口往下看,一阵轻柔的汽车引擎声,两道灯柱扫亮小区道路,暗红色的尾灯很快从视线中消失了。

    何燕问耿亚东,打算怎么办?像往日一样交纪委?

    不,他不是行贿嘛,是想买我的专利。收好,明天一早送还他。一定要告诉他,不收回性质一变,他损失就大了。

    他也难。

    再难,做人做事也得有底线。

    此时,广场大妈们已经偃旗息鼓,两人打开门窗,深蓝色的夜空镶满璀璨的星斗,阵阵晚风开始带来难得的凉意,公园和总段生活区万赖俱寂,耿亚东享受着一天中难得的清凉和宁静,心境异常平和。

    女儿已经结束学习,耿亚东进书房打开电脑,上网打开360云盘,调出总段项目部白天发来的标书认真审核起来。

    他想,此次投标,志在必得。


    作者:李琳


    Copyright © 2017 jn.km.gov.cn 中国晋宁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7000700号 滇公网安备 53012203202007号
    联系电话:0871-67893363 网站地图   网站标识:5301220001  中共晋宁区委 晋宁区人民政府 主办